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一、現在的台灣民眾,對司法存有一些保留的看法和意見,一半是不清楚司法運轉的邏輯、機制的考量。所以,司法改革最大的工程之一,就是跟社會溝通。如果這一點我們沒有做到,就算做了一套很好的改革,社會還是感受不到,還是會抱怨司法的不好。

二、法律人受過專業訓練,是社會菁英,難免讓一般人感覺距離比較遠。如果司法要伸張正義,為人民服務,讓人民感受到司法定紛止爭的功能,司法需要對使用者友善(user friendly)。因此,司法要變成一個好用的工具,要親近人民,讓人民易於了解。

三、有些法律原則,若是有足夠的關注,這個社會就可以掌握。例如:「偵查不公開」,大家就知道有這個道理,可是不公開到什麼程度又是另一件事情。像是年金改革會議中的「法律不溯及既往」,大家都琅琅上口,卻難解其中意涵。只要社會關注的焦點轉到特定的法律原則,大家就會開始學習法律。只要法律和生活及所關切的事項有所關聯,民眾就一定會懂。所以,我們要創造法律問題和生活的關聯性。

四、行政機關的法務部門,確實應該要強化。目前的行政機關,人人都怕圖利。政府就是應該要替人民服務,若考慮到檢察官會來敲門,就不想服務了。這個問題必須考慮進去,為行政機關做相關決定的人規劃設計,以確保在執行時沒有法律風險。

五、總統經過選舉,被人民託付,依據職權成立了籌備委員會,邀集了各位委員。後續議題和參與成員挑選的程序,我們就必須對社會公開。全面公開有什麼好處?社會對於正在進行的年金改革會議,其實有兩種看法。一種看法是說,它是公開透明的,社會有參與的機會。第二種看法是說,有一些會議的內容,因為它是有衝突性的,當你把它公開的時候,它的對立性確實是比較強的,個別團體的代表必須要強烈的表態。很可能因為公開,而喪失處理問題上面應該有、而且可以有的空間。所以我們的問題還是在於,如何在我們的討論過程中,可以有最大程度的社會參與,並且兼顧處理議題的有效性。

六、基本上大家都有一個共識,司法改革必須要與社會互動,我們的方式、語言,都必須跟公眾有充分的連結。邀請各位參加籌備委員會,也大致反映這樣的思考,像是財經專業的劉委員連煜與今天有事情沒來的梁永煌社長。在這個情況下,我們必須再一次檢視委員的名單,是否是需要酌增專業領域的代表,像是科技、管理等領域,或是邀請專家,來做為委員會的輔助。

七、我們必須先具體呈現問題所在,以及社會對司法改革的期待,再整理相關的議題。在前置階段,我們幕僚人員已經盡其可能蒐集很多的議題,但我們也希望,因為每個委員都有其身分的代表性,希望委員能以自己的人際網絡、組織運作,去蒐集更廣泛的議題。

八、任何一個政府都面臨這樣的困境:如果只看短期效果,國家不會有前途;如果只做長期,政府會垮台。所以,籌備委員會要有短、中、長期議題的規劃,要讓社會覺得,委員會是朝著正確的方向走。所以,我們希望在司法改革的處理過程中,能夠有效率,並且按照社會的需要,排出議題的優先順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