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法務部的部分,簡單向各位報告,編號03「司法文書和司法語文之改革」,由司法院和法務部共同處理應該就可以,到底文書要白話到什麼程度?這裡面還是有很多專業用語,可能很難避免的,這部分我們應可再處理。

就法務部單獨可以做的部分,第一是編號08「活絡學界與實務界交流」,這部分法務部執行實務上沒有困難,第二是編號85「強化國際司法互助」,這本來就是法務部的工作,當然其他單位包括司法院和律師界如果可以給予協助,我們也很樂意,這部分我們也可直接來做。編號87「檢討緩起訴金之用途,是否可用於公民教育等」,這部分法務部可以修改緩起訴金的支用辦法。

第二部分,有關應該公布檢察官所處理案件及處分結果,這個基本上沒問題,只不過,在時間點上要向各位報告,包括編號24「提升司法透明度,檢察官結案書類應公開」,法務部內部目前已初定,沒有太大爭議,起訴書原則上在一審判決後公布,各位或許會認為,為什麼不在起訴後即公布?因為我國判決書寫法和美國、日本不一樣,美國起訴書僅簡單摘要事實,但我國起訴書會列到證據、證人等很多相關資訊,這在審判中若讓外界知道,恐會受到一些干擾,是我們必須顧慮到的,包括證人是否會受干擾、證物是否會被湮滅等等風險,將來不論是採參審制或陪審制,書類要如何在一審時呈現?先公布是否會影響到陪審員、參審員或法官等?這部分是值得討論的,原則上,起訴書定在一審判決後公布。有關不起訴處分書,原則上在不起訴的審查部分,擬引進日本檢察審查會的機制,若認為不足,再考量如何去識別化,以不違反個資法和資訊公開法為原則來公布不起訴處分書。有關書類公布部分,我們已初步研擬好,再經法務部內部最後討論確認,近期內即可處理。

另有關林委員子儀提到,編號38「應思考如何體系性的面對並處理因司法造成的冤罪」,目前我們參考美國完善定罪計畫,針對提起上訴及非常上訴被駁回案件,可授權律師公會及以司法和人權為設立宗旨的民間團體,可以針對他們移送的案件,仿造美國完善定罪計畫由法務部重新審查,由檢察官主動提起再審或非常上訴,基本上我們有這樣的機制,提供各位參考。

另外,法務部原來有列入一項議題,但後來被籌委會幕僚排除或修改,就是有關院檢預算應平衡,調查鑑定單位必須於偵查中即到位,這和編號32「建立研究機制,活用司法統計資料,提升司法實務運用品質」及33「提升司法發現真實的能力,如科學辦案技術與應用的提升」相關連,這部分檢察官也可做,但前提是要有人力、物力和財力,這和我們原先列出的院檢預算要平衡,偵查中即到位這議題相關,是否再考慮列入。

編號90「獄政檢討:監所超收,受刑環境不良,難以發揮功能」,總統和行政院長已同意蓋三座新的監獄,即八德外役監、彰化看守所遷建及雲林第二監獄,這三所蓋好後,即可排除超收情形。總統希望四年內能完工,目前計畫在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審查中,若委員願意背書,將來在國是會議上我們會提臨時提案,請行政院極力支持,不然,目前在預算排擠的情形下,恐會再有變數。

編號12「檢討國賠法第13條及司法人員問責制度」,有關司法人員問責制度,基本上我們沒有太大異議,至國賠法,大法官已解釋過,希望由司法院和法務部研擬刑事補償法,這部分是否仍須討論?提出來給大家參考。

編號19「檢察體系的組織檢討」,這部分分別列在「信賴」和「效率」兩組,差別應是在檢察機關一、二、三審人力的調配,假設最高法院以後僅剩一個大庭,最高檢的人力也應該往下調,最高法院若已金字塔化,高院也變成例外的事實審,則高檢的檢察人力也不需那麼多,建議將此議題修改為「對應法院審判職能的變革,檢察機關調整一、二、三審的人力」,這樣的議題較為妥適,至編號20「檢察官的法律定位」,也會隨審判機制調整,這兩議題分在兩個不同組別,萬一國是會議討論後一個通過,一個沒過,問題會更大,這部分重點是否在說,檢察官不受政治干預?是否應改變題目會較好?

編號22「建議改變現行檢察總長的任命制度」,當年是希望檢察總長由國會行使同意權比較超然,超越政治或黨派,當年有其用意,現在改變的用意在哪裡?坦白說,我覺得較須討論的是,是否應有四年的任期,這才是重點,而非任命制度。如果用意是為排除政治干預?則建議將「檢察官的法律定位」和「建議改變現行檢察總長的任命制度」改為「強化檢察官不受政治干預」,這樣議題比較有焦點。

有關法律人的養成和考訓,這裡提到有關司法官學院和檢察官學院整併歸屬問題,未來法官來源全部都是資深律師、法律學者、檢察官,但檢察官仍要經過司法官考試,如此反而變成法官學院還要不要設立?目前這方面運作比較沒有太大問題,要討論的話,前面三合一考試應先定案,才能處理,這是原來列在「信賴」組議題之法律人的考訓和專業訓練,在此提出請各位注意,這會有先後順序的問題。

希望以人民的角度為主,幕僚希望由司法院和法務部自行處理的,即編號05「人民面對訴訟時不知如何應對,應建立更友善的司法流程」,和編號77「強化訴訟外爭議的解決機制,建立多元化解爭議解決管道,以疏減訟源,提升司法品質」,我認為基本上可讓人民參與,有時人民有些想法也足以讓司法院和法務部腦力激盪一下,這部分是否重新考慮列入。

編號91「檢討毒品政策與處理程序」,我認為一定要列入討論。毒品議題分為五大部分,從反毒教育宣導、到戒毒和緝毒,這些是法務部業務範圍,但後面會涉及到衛政、社政,最後還有如何復歸社會,有關就業機制也和勞動部有一定程度的關聯,總統認為應建置反毒社會的安全網。因此建議編號91能恢復列入討論,因涉及單位太多,不是司法院和法務部就能處理,坦白說,法務部積極起訴,法院重判,縱使獄政也要有改變,如果出獄後復歸社會的衛政和社教若還是沒有銜接上,基本上再犯機率還是很高的,亦即後端比較重要,所以,還是建議編號77和91能恢復列入分組議題討論,當然,「檢察官辦案負荷量太大」這議題若能在總員額法內,讓人力可以鬆綁,應該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