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的想法是,國是會議讓社會和司法機關進行接軌,讓司法機關知道社會在焦慮什麼、在期待什麼;可是,也要讓社會知道司法機關在處理案件時所受的限制,或者其專業考慮為何,這是司改國是會議最重要的目標,也唯有如此,總統才有領導國是會議的空間。但如果是司法院自己可以解決的問題,那就不用到國是會議來討論,司法院長自己要挑起對人民的責任。行政部門自己可以處理的問題,行政部門也要自己肩負責任。在司法改革的過程中,我們這個國是會議扮演的是怎樣的角色?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並非司法改革的全部,它可能只是一個起頭,也就是說,要釐清社會重視的是什麼,要釐清優先順序,要釐清什麼事情交給司法院逕予處理,還是說,某件事情若交給司法院來處理,我們是有保留的。至於我們將來要創造出什麼樣的機制,讓司法機關在處理這些問題的時候,可以跟外界接軌。這個,我們也可以討論。

我們如果期待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能夠把現在所有司法上的問題一併解決,那是不可能的。楊委員雲驊剛才也講了,光是一項議題都不一定能在一次分組會議內解決,更何況議題那麼多,每一分組只有6次會議,我也不想讓國是會議的分組會議變成專業議題的辯論,專業議題,司法院、法務部或行政院就可以處理了。但是我們要透過分組會議的討論去認知,社會上對這議題的想法是什麼,民眾要我們達到什麼目的,這才是最重要的,這也是我們這些非法律人坐在這裡的意義。所以,目前這份資料的議題羅列方式,少了一個非常重要的關鍵,就是「問題出在哪裡?」以「保護被害人與弱勢者的司法」為例,這一段就看不出來「問題出在哪裡?」─是我們的價值取向錯誤?是社會的印象錯誤?還是司法的制度真的有問題?如果真的有問題,那哪些司法制度必須改革?這份資料看起來還是法律人處理問題的方式,而非社會人處理事情的方式。所以,我期待,例如在第一組的議題上,我們要告訴社會,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要解決哪些問題,及哪些是現在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