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老實說,這與我想像中的司法改革差距甚遠。本人曾寫過一篇文章,關於司法改革問題千頭萬緒,可能會列出兩百條,試問如何改?所以基本上,我的方法很簡單:第一,從非法律人的大眾角度看司法問題,為什麼大家對司法改革不滿意?因為有太多奇怪的判決違反常理及常情,所以我認為這個體系有問題,有很多恐龍法官。第二,從經營者的角度來看,負擔太重,人員太少。案件太多,編再多的人力都無法解決,如要改變,簡要之道應從底層開始,疏解訟源。負擔減輕,效率一定提升,品質一定提升,政府也不需要編列一定經費,追求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第三,就是由老百姓的角度來看,太多執政者與司法千絲萬縷的糾葛,誰執政誰就有利,二者之間如能分明,對臺灣將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大家就會信賴司法。

所以如能從這三個角度著手,將較為容易處理。對於有爭議的判決,應適度矯正或平反,惟此舉可能引起法界人士不同意見,說法律見解不能批評,這就無法改變,就無解了,有爭議的判決就永遠存在。另外,關於疏解訟源,在很多條文中都可見到相關的影子,如將很多不必要的法律刪除,即可有效地疏解訟源。例如誹謗罪、違反著作權法、吸食毒品,都以刑法判決,這都應該刪除。這些都刪除,就解決了許多問題,但我們並沒有從這個角度來看問題。

另外,我認為幾個揭櫫的方向會有爭議,例如違反「偵查不公開」,我們要怎麼處理。「偵查不公開」是法律規定,為什麼會違反「偵查不公開」的規定,就是辦案人員私下不遵守規定,而且媒體也都不會告訴你訊息來源。基本上這件事情是無解,而不是說我們定個法律名為「偵查不公開」就結束了,我認為根本是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