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如果事實、證據等俱足,有一定的條件,當然法官就會發監聽票,沒有配合或不配合的問題,這不能由司法院以司法行政權下命令指揮。

剛剛何委員飛鵬提的工作負擔太重,這的確是一個問題。現在一年差不多有三百萬案件進入法院,而全國的法官才二千零五十位左右,法官人數又受《中央政府機關總員額法》的限制,所以要求提升裁判品質,真是一個很難的問題。不過,我認同疏解訟源非常重要,司法院已有政策簡化裁判書類、鼓勵調解等等,且都已在進行中。

另外,何委員提到除罪化問題,關於侮辱罪、誹謗罪、通姦罪,甚至吸食毒品之除罪化,本人也非常贊成,這些如果都除罪化,也能解決法務部的獄政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