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就刑事案件而言,能否疏解訟源,問題在於檢方,不過現在問題是能給檢方多少資源?社會對檢方有多少要求?對被告者而言,如未有偵查結果,會被罵縱容,對被害者也不好交代;如果起訴,則引起被告不快,所以,並不僅是院檢資源的事。臺灣人民好訟,不管是政治人物、一般社會大眾或媒體都一樣。不要以為除罪化後,他們就不會提告,一樣會提告,檢察官所扮演角色還是一樣。

檢察官光是偵訴案件一年就有四十幾萬件,大概過濾掉一半為不起訴案件;起訴的部分則儘量以「簡易判決處刑」處理,也就是院方不用開庭。現階段「緩起訴」案件約占8%,希望未來能提升至12%,如此每年起訴的案件又能減少幾萬件。但是如果沒有給我們較多的人力、物力配合,坦白說,檢察官起訴程序較快,而「緩起訴」則要得罪被害人,檢察官一直不好做,起訴不是,不起訴也不是。「緩起訴」本來是一個比較折衷的方式,但引起被害人不快,之後還有「再議」的制度,程序再重走,這也是我們在幫院方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