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剛剛邱委員太三提到臺灣的濫訟其實很多,像日本就有檢察系統的委員會,將濫訟、好訟者的案件直接決定的制度。但因為我國沒有這個系統,所以檢察官每接到一個案子,都必須調查,即便不起訴案件,也要調查。如果這次司改國是會議決定,未來法務部檢察系統成立類此委員會,至少就可篩掉一定量的濫訟案件。

但最終還是要回到前幾次我在會議中所提的「大數據調查」,讓人民相信有些刑事是無意義的。刑事誹謗罪就是很好的例子,以我本人為例,我的前科如印出來大概30件以上,但每件我都贏,也就是說,不起訴的比例很高或無罪的判決很高。再來就是說判決從來沒有超過6個月,臺灣沒有一個新聞工作者因為新聞誹謗而坐牢,那為什麼要用刑事去處理?此節我們必須在司改國是會議中溝通。剛剛總統強調,司法改革最重要的是要跟人民對話與溝通,我這邊有臨時動議,就是行政院唐鳳政務委員辦公室有20位年輕人,如果我們跟唐政委辦公室有較多的互動,讓全民均能注意司改的方向,一起關心司改,那我們將不同於1999年的司改。我那天聽林委員子儀說,上次司改開會開到凌晨2點,精神感佩,可是大部分束諸高閣。我們這次能不能有所突破,取決於下列兩點:第一,總統跟總統的執政團隊必須有強烈決心,讓人民有感,這是成敗的關鍵;第二,跟社會的溝通和交流,透過更多現代化的工具及傳播媒體,讓人民感受到司改正在進行中,而且民眾能有更多的參與。當然還要在場的所有委員合作,剛剛何委員飛鵬所提的問題,如果我們有決議,就是跨出重要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