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會議結束後對外要提出有感覺的說法,剛剛何委員飛鵬講的就是一般人聽得懂、很簡潔的東西,瞿副召集人講的也沒錯,在蒐集彙整的議題清單裡面也都有,只是對外要如何說明的問題。何委員就是從一般人民的感覺切入問題核心,何委員所說的政治和司法的關係,可在第二組標出來,第二組要討論的就是政治和司法的關係,這樣人民就有感了。第三組「權責相符、高效率的司法」,和第四組「參與、透明、親近的司法」,人民是希望受到司法保護的,人民認為司法是最後一道防線,怎麼可以離人民很遙遠,將人民拒於司法之外,這也是一個問題。所以,在第三組和第四組之間存在一個問題,人民希望司法是可親近的、友善的,但司法太親近、太友善,資源被分散了,以致品質受到影響,這就是第三組的問題-沒有效率,所以第三組和第四組多少有關聯性,但在解釋議題時,可以將何委員說的點出來,就知道問題在哪裡。現在列出來的比較像是面對問題時,我們要解決事情時考慮的起點在哪裡,我們需要透過過去的事件和案例,先把問題點出來,因為點出問題後,人民才有感,由此再往下延伸,談這問題該如何解決。解決問題不只是靠司法,還有賴社會及其他部門的政策予以支撐。

司法要扮演什麼角色?我認同司法可在社會系統足以支援的情況下,慢慢退出,可從人民的保姆,慢慢變成人民仲裁者的角色,不過,現在的社會還是很期待司法能做為人民的保姆,但相對的,仲裁者的角色就不能扮演得很好。從人民的保姆退到成為人民的仲裁者,這條路要怎麼走,才是我們要處理的事情。不是今天我們決定要做人民的仲裁者,人民保姆這角色就不做了,期待社會系統來做,但社會系統是不是可以做的起來,這也是個問號。所以,把問題講清楚,人民就會有感,覺得他的問題被重視,至於之後一步步要怎麼解決,他就可以理解。最怕的是好不容易要開個國是會議,但人民的心聲卻沒有被反映出來,這才是我們現在這個階段最大的挑戰。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要符合人民的期待,人民才不會覺得政府老做人民無感的事情,或離人民好遠,我們需要一個和人民接近的過程,以目前提出的議題清單,專家一定看得懂,但人民不一定能感受。現在會議已開了幾個月,我們要怎麼跟人民交代我們做了什麼,而且要讓他們理解,未來幾個月司改要做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