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民眾很多觀念和要求與他們的期待是矛盾的。例如,當事人希望審判能快速進行,尤其是被害人。問題是,酒駕除罪化,人民也說不好,但是因此產生一堆小案子,相對地,大案子就無法獲得有效處理,這兩者還是有程度上的不同,這部分還是要透過溝通。很多民眾認為司法審判太慢,卻沒想過為什麼會這麼慢,我們國家的檢察官和法官比例不見得比其他國家特別低,案件太多就會如此,其實這就要人民瞭解。

我想大部分的人民沒去想過,我們的法官、檢察官一年要處理的案件有多少,我們的法官、檢察官案量幾乎都是全世界第一的,怎麼可能有品質。但若問大部分民眾,我們的檢察官負擔很沈重,少數民眾略有模糊的概念,大部分人沒有概念。希望審判快速、又都希望以刑事處理;要政府擴大,又說政府不能擴大編制;要小政府、要速審,又要所有事都刑事處理,這三個條件是互相矛盾的。有關這部分,政府部門有數據,還是要透過溝通加以說明。

我覺得司法院和法務部應定期舉辦記者會,針對三個月來遇到的問題和人民反應較強烈的問題做出回應,如何回應才恰當,還是要斟酌,但不回應是最糟糕的。不回應,但要人民有感,那是不可能的,人民是無法接受的。但不能只由司法院或法務部來回應,可以透過這次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成立一個委員會,可有法律人和非法律人,各種不同的專業,對於較特殊、人民極度憤怒的案件,送該委員會處理後,對人民做出回應。司法院很尊重審判獨立,不違法都不處理,但人民不能接受,情緒的累積造成今天民調對法官、司法被人民信任的比例最低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