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這裡有一點建議,避免用「教育」這兩個字。人民會質疑「誰教育誰?」用「溝通」一詞比較妥適,因為我們也可以從人民身上學習很多東西。

我掌握議題的方式跟一般人比較不一樣,比方說,剛剛提到的「濫訴」與「防止濫訴」,其實,造成案件的負擔重,有很多因素,有些是制度所導致,並非人民都愛上法院,或者人民愛互相告來告去,並不都是這樣。那些制度性的因素,才真正是司法改革所要改的對象吧。因為,如果制度好,人民的困擾就容易化解。我一直都沒有機會去談的看法,說不定可以野人獻曝一下。

王委員婉諭剛剛提到「尊重『當事人』」我覺得很可行,因為人民就是覺得沒有受到尊重,到了司法程序裡就是被當作客體對待,完全沒有辦法掌控自己的命運。如果人民是被當成主體看待,在這個司法程序裡是被當成「人」對待的,如果他覺得自己是真的在參與,而且可以預見自己參與的後果,他就不會慌張,就不會因為慌張而引起很多防衛性的行動。有防衛性的行動,就會造成整個程序的負擔。

以刑事案件來說,程序的啟動在於偵查,偵查的階段,所謂「偵查不公開」是指對外界而言,而不是對裡面。這是從無罪推定衍生而來的原則,避免外界輕易地設定某人就是有罪;可是對於在訴訟程序裡面的當事人,應該是澈底公開的,所以偵查閱卷是毫無限制。依德國法,律師有毫無限制的閱卷權,看懂德文的人應該都知道,那裡的「沒有限制」就是對人的尊重。

一個程序裡面,法院可能尊重當事人,而行政權在偵查階段卻不尊重,這是可能的。如果能從偵查一開始就尊重當事人,不可能到後面的法庭程序卻不尊重。一開始尊重,照著程序走,到最後由誰把關?大法官把關。大法官在最後的一道人權把關好了,釋憲程序是公開的,也會尊重當事人,那麼人民還需要抱怨嗎?比方說現在有個問題,要有同性婚姻辯論了。報載,只有各種不同意見的鑑定人可以出庭,當事人不陳述意見,司法院是有何考量?我不清楚。

Keyboard shortcuts

j previous speech k next spee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