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有關資料的提供,據我所知,都是透過召集人助理去索取的,因此基本上是有一個集中的機制。就我們這組而言,我也一再強調,如果幕僚不是很清楚委員需要什麼資料,可以向我詢問,若真的強人所難,我會予以處理。我也處理過。幕僚人員要清楚委員需要什麼資料,不然從盤古開天闢地說明起,卻都不是委員想要知道的資訊。

另外,部分委員所掌握的資訊非常先進豐富,有時他們想要某些特定資料,幕僚人員說沒有,或是委員直接點出報告內容有哪些問題。這樣的情況,我覺得不需要把它當成惡意,或者覺得受到打擊,不然我們哪裡需要改革?我認為彼此的溝通非常重要,大家都是共同來工作,不是誰和誰對立,重要的是我們要一起把工作做好,彼此需要什麼就溝通清楚。如果司法院、法務部覺得在這方面有問題,應該讓我知道,不要害怕提出來。這些法官或廳、司、處長都具有一定程度的位階,有時難免會覺得挫折,但面對司法改革這樣高層級的議題,我覺得虛心是很重要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