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目前有一個運作上困難的地方,我提出來請大家一起想該怎麼做,在院、部幕僚提報部分,他們反映有一個困難,如在既有的議題下,他們有時是靠想像去形成他們的報告,因為議題非常龐雜,他們都大體上抓一個方向,把他們現在瞭解及研究的結果呈現出來,這基本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以第三分組的環境刑法為例,就有很多報告,報告以後,有些是看起來各機關或專家會趨向一致或不一致,現場請委員再進一步做研究,等聽了研究報告後,再形成可能的方案或討論案;另一種模式就倒過來,是委員提案為主,報告為輔。兩種操作方式是看各組情況而有所不同,這我能夠理解,但是如果採取先提案為主,報告為輔,會產生一個狀況,口頭報告主要是針對委員提案有關的部分,其他書面報告就當做背景資料,讓其他委員瞭解,但幕僚要對委員提案的內容提出一個完整的意見,時間可能來不及,這是一個重大困難。也就是說,委員提案的時間,我們很難做一個限制,甚至是臨時動議的提案,像我第一分組的做法是院、部一般性的議題報告要在會議前5天就提出來,事實上,我知道院、部的準備作業已經提早了,很多可以提供的都已先提供了,雖然有些還須要再完整化,但至少都有一個雛形,大概知道在講什麼。第一分組明天就要開會,現在也有4個提案,大體上是在原來議題範圍內,有具體的訴求與內容,但是有些就不在原來院、部幕僚準備的範圍內,院、部幕僚準備的時間就很壓縮,雖然我請委員要在會議前3天提案,但院、部幕僚有幾天時間準備,1、2天準備就要回應這些內容?所以到目前為止,我覺得有一點困難,第一分組明天再運作看看,針對委員提案部分,院、部幕僚是不是一定要表示意見,還是不一定要表示意見?如果要表示意見,到底時間和方法要怎麼做?曾有幕僚在會場上問我,「現在委員提到的議案,在我原來的報告後,我能不能繼續對這議案表示意見?」,這是會場上發生的實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