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們這次的司法改革工程中,很多議題都是再加的,比如說裁判的憲法審查制度,而沒有將減的部分好好做系統性的考慮,如此一來,加減之間會失衡。我想大家都可以認同,現在的司法資源有一部分並沒有被合理使用,也就是濫訴的問題。毛分組委員松廷提醒的意義是,他仔細看了5組裡面的議題,多多少少都有這些討論,但他很擔心分散掉之後,沒辦法看出這個議題後面處理的效應是什麼。所以他才會建議將跨組的議題,集中在某一個組來處理。

我當時認為是第二分組是因為「2-3-6訴訟費用合理化與濫訴防杜(如以刑逼民狀況之檢討、評估律師費用列入訴訟費用之可行性及有條件之刑事訴訟有償制等)」子題,它是一個例示,看起來在這一題的範圍內,比較切中司法資源的合理使用,能不能建議第二分組這個子題就改成司法資源的合理使用。

而疏減訟源與司法資源的合理使用有時候是兩件事情,原來放在第四分組的疏減訟源照做,另外把前揭2-3-6的題目稍微調整得清楚一點,是有關於程序上的濫用,包括民刑事訴訟及行政訴訟都有可能,這就會帶出一些程序上設計的細節,例如要不要採取強制律師代理,這某種情形就是合理使用司法資源上的一種政策工具,這就會有一種跨組或是集中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