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第二分組的司法中立問題是個很重要的議題,這在社會中最常見的是關說,關說的下一步是貪污,而關說現象在我們社會很普遍,常常透過議會的民意代表在進行,如果要讓社會建立對司法的信賴,這議題真的很重要。如參考其他國家制度,這叫做「妨害司法」,把它當犯罪看,在我們分組裡有談到「藐視法庭」,另一個更寬廣的概念叫「妨害司法公正」,讓司法不能按照應有的方式進行,這是一個制度化對應的方法,譬如說咆哮法庭,其實還只是其中一種態樣,關說其實是在法院背後去影響法院,這可能是一個要全面思考的問題。

另外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是在教法官如何面對關說。簡單說,關說最大的問題是幫其中的一造說,讓另外一造不知道,那從司法公正性角度來講,法官應該做的方法就是讓另外一造知道他不想讓你知道的是什麼,我給你答辯的機會,這其實是最基本的解決關說的辦法,但是法官有很多忌諱與難處,在制度上怎麼樣讓法官能夠面對、正視這個問題,讓法官能夠抗拒關說,如果法官不能抗拒關說,這公信力是不會建立起來的。所以說比較重的做法是用刑事責任加上妨害司法運作,另外的做法則是在倫理規則上建立具體可行的做法,這都和這一題是直接相關的,所以,我呼應何委員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