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維持司法中立性與切斷當權者和司法之間的糾葛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其實這事情大家心裡都在想,但是我處理的方法也很簡單,我沒有辦法長期去讓所有的法官都能夠獨立客觀公正自主,這就叫長期性訓練,但是我覺得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切斷執政者可派對他有影響力的人,那這個就是兩件事了,所有政治案件一定是公開抽籤,然後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法務部的檢察在分案的時候,一定要排除檢察一體的適用,因為老實說,你如果懷疑檢察官的公正性,那我也可以合理懷疑檢察長的公正性。我的想法是,執政者要影響法官比較難,要影響檢察長比較容易,某個程度他可以透過人事的派任就可以影響。所以我認為,不只是在法官這一頭要中立,檢察官那一頭也要切斷他去派任的可能,只要做到這樣,我們就能說執政者在這上面是沒有辦法有任何作為的。至於法官、檢察官要不要公正,就是他們自己的事,我們是沒有辦法處理的,這件事只要做了就會有很大的效益,因為這就是在告訴全國人民說,法院不是執政者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