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也贊成這要在第二分組討論,主要因為在第二分組還有另外一個「司法行政一元化」的問題,法務部及司法院遭遇到最大的困擾是:誰來負政策決定的責任?誰到立法院去備詢?今天司法院長是不用去的,他派秘書長去就可以,但法務部部長要去。這政策的好壞與立法院的監督到底要由誰負責?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國家安全法》規定戒嚴時期的人不得上訴,本來戒嚴法規定可以上訴,那為什麼不得上訴?因為司法院認為那好幾萬件的量,司法院吃不下,但是到底誰去立法院承擔「不得上訴」這樣的一個政策決定?所以我們今天有很多問題就會出現,如果要設司法政策研究機構,我贊成,但是要併「司法行政一元化」去討論,我也贊成在第二分組討論,讓社會知道,司法院要和法務部都負責政策。譬如「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司法院決定怎樣做,法務部不會有意見,大概都支持,但是將來政策的利弊好壞,不應找法務部部長去質詢。又譬如要疏減訟源,我也沒意見,問題是這可能會涉及到刑事政策的決定,那到底誰來承擔責任要先講好,不然法務部長又要被指責。第二個就是2-5,這個議題很好,公開抽籤我也贊成,但處理的程序可能是不一樣的,法官及檢察官公開抽籤可能沒有太大的問題,但問題在一個案件可能不止只有一個檢察官在辦,我們要怎麼組一個團隊來辦?這時候如果排除檢察一體的話,問題就大了,一個人承擔不了這麼大的案件,所以應該說是要檢討檢察一體的適用,而不是排除,請大家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