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其實議員是利用其身分施壓,例如立法委員打電話給法官,進行關說,法官說:「我管你什麼立法委員。」掛掉電話,立法委員事後說要刪減法院的預算。這就是立法委員運用其政治權力,干涉個案,這就是政治施壓的問題,也是民眾去找立法委員的原因。我聽過很多法官告訴我,他們最怕接到民意代表的電話,民意代表後面挾選民支持,而且手上握有預算權。所以不是只有執政者,反對黨的民意代表也可以做同樣的事,在我來看,這是政治交易(bargain),而且當他去關說的時候,他並不是說「我要給你錢」,而是要求法官聽他的話,不然,他就採取政治方法加以對付。我們憲法規定「不受任何干涉」,談的就是這種事情,這不但是行政權,也是立法權。監察委員也可以進行干涉,他如果說,你不聽我的話,我就彈劾你,這也是可能的型態。法院比較怕議員關說,因為議員後面有很多支持的選民,選民打電話請託議員關說的情形很多,議員接到電話後,是不是會幫選民關說?如果打電話關說法院院長,院長該如何回答?這些都是大家不喜歡的事情,但是,民眾有沒有這樣的認知?如果他們的認知是關說是行得通的,他們怎麼會相信法院是公正的?訴訟一方如果不能進行關說,他可能認為另一方會進行關說,如果對方說「我認識院長」,這一句話就把法院的形象打掉了。但是,以我多年來的體會,真正能夠抵擋關說的人就是法官,但是真的很難。所以,我們一定要有制度性的辦法讓法官可以抵擋得住關說,才能夠建立公正性。我認為,這真的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因為關說不一定會發生收賄,收賄的情形很少,但關說常常是礙於人情或壓力,這是眾所皆知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