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現在講一個題目,與瞿副召集人可能有點直接關係。假如我沒有記錯,上一次籌備委員會結束後,瞿副召集人曾經開記者會談到:第一、我們不談個案,第二、我們有一個主題不談。但是,所謂的主題不談,是不談什麼?如果是廢除「某樣東西」,是可以不談,但是,執行的問題要不要談?我和瞿副召集人曾在若干年前一起去談執行上的問題,包括兩公約中有關的問題以及有沒有請求赦免權利的問題,這是執行的問題。這個題目和現有的兩公約是有關的,和第五分組也有關,但到底執行上要怎麼做?到現在為止,我沒有看出具體上我們怎麼吸納這議題,但我認為我們的題目原來就是可以涵蓋的,所以,我現在就當做提會詢問。坦白講,這樣的題目和第四分組可能最沒關係,但和其他組是有關的。我聽到有委員和非委員認為:司法改革對類似的題目,包括執行的問題,如果完全不談,其實是很遺憾的,這點我想特別提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