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認為,每個議題都有專業的程度在裡面,與非法律人的對話,也會因為專業程度的不同,而要用不同的方法來溝通,這我完全認同。這個議題的重要性,我也不再多言。我的意思是,第三分組如果要刪掉這個議題,司法院的立場,我已經聽到了,和我先前的理解是一樣的;法務部的政策是不是也同意採行起訴狀一本?只要政策上司法院和法務部同調,說「我們要採行起訴狀一本主義」,因此沒有爭議,不用多做討論,進行到什麼程度,則用報告案來呈現,不用進入實質的討論。這個一定要有好的分際,否則外界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起訴狀一本主義」這麼重要的議題會被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