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因為對我們來說,我們對「公聽會」的認知和《行政程序法》當中的「聽證會」不一樣,就是讓一般大眾來聽,不是有很嚴格的意義,在法律上,我們內部也討論過,沒有問題。我覺得外界的質疑根本是一種政治上的干擾。林副執行秘書說,是用總統府的預算,如何執行等等,那是總統府的事,我們完全尊重。可是,如果加開會議屬於我們分組會議的話,就是今天要決定,委員可以跨組發言,跨組提意見等等。因為林委員超駿的規劃是,我們的委員提問還要請其他組的委員來,我們可以邀請其他對這個議題比較熟悉的委員也參與提問,甚至有人主張讓主張參審的人當陪審的辯護人,主張陪審的人當參審的辯護人,他們只是開玩笑或是真的會這樣規劃,我不知道。為什麼?有時候你替反對立場辯護,你才會瞭解那個反對立場是什麼。甚至有人認為,如果許院長宗力主張參審的話,他應該來當陪審的辯護人。甚至有人認為這個議題這麼重要,總統應該蒞臨,聽聽大家的意見。副召集人是不是可以看看總統有沒有興趣,當天來參與公聽會,聽聽大家的辯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