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林委員,很辛苦的規劃,我們怎麼可能冷場?本組在外面的形象就是熱鬧,我們是要去徹底澄清問題,所以一定不會冷場。那麼,很高興今天天氣終於放晴,還有幾分鐘可以講話。謝謝大家經過兩個禮拜的炮轟,我們還健康的活著,然後在這裡開會,非常恭喜。那麼就這件事情,我在想外界誤解,可是法官、檢察官如果隨便誤解不是很危險嗎?他們一天到晚誤解被告,做出來的判決那多可怕?我們做的決定是什麼?我們做的決定是,建議司法院就特定類型去規劃研議,我們不是表決說,就那些類型要直播?不是這樣吧!那這個已經我認為就國是會議的層級,我們的努力,這是一個非常漂亮的決定,裡子、面子都有了,司法院在我的籌備過程,我從來沒有聽到司法院有什麼意見,我去司法院開了好幾次,我都不好意思說的,從頭到尾只有我一個人每次都去,然後小組的會議,只有聽到呂秘書長不斷在講他的最高法院金字塔,不斷重複,但是從來沒有就法庭直播有什麼表示,只有一次院長稍微多嚷了一句說,大家有在談這個疑慮,如此而已。

當天我問了吧,我說你不要講德國、美國,你講我國,意思就是希望他們表達立場啊,他沒有講,我們這樣做一個建議,我們非常盡責了,各種考慮我們當然都知道,然後出去呂秘書長跳出來說,我們司法院反對事實審直播,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如果他們已經這麼明確了為什麼不說?然後他們說這麼明確是不是他已經都考慮清楚了?那之後還開什麼公聽會?是要浪費國家公帑做做樣子,還是說那是一個背書的公聽會?我不得不這樣子質疑。那為什麼拖到現在,才在辦公聽會?如果這一件事這麼重要的話。所以,他們這樣對外表示意見,我覺得非常不妥。如果法官、檢察官們要去反彈,應該去反彈誰?不是去反彈司法院嗎?怎麼反彈到我們這一組來?這樣對我們的委員非常不公平,這樣任意的汙衊我們委員的清白,我非常不能接受。

他們這樣子,順便我要說,藉這個機會,本人和司法院正、副院長向來沒有私交,只有公誼,他們兩個絕對不會去說跟我有私交,我也絕對不可能去說他們跟我有私交。信念相同互相支持,信念不同互相批評,彼此尊重,如此而已。我一世清清白白,我只有假私濟公,像這樣坐在這裡犧牲奉獻,從來沒有假公濟私,更不屑公器私用。用任意汙衊我們清白的方式,是要幹什麼?阻撓國是會議嗎?人民不會答應的。我們都是來這裡犧牲奉獻的,從事公務,領有國家高薪的人,請你們不要任意汙衊我們的清白,至於大法官有沒有人卸任還佔用辦公室,請司法院自己處理。

好,到這裡為止,請茹苹委員開始,今天我們的會議要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