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許召集人,也謝謝各位委員。就是在我說明之前,身為這個友善小組的一員,也要請今天拜託大家帶著友善的、放輕鬆的態度一起來討論,在我們這個司法文書改革的部分,因為我們這一組要謝謝平路委員、江文慶委員、吳光陸委員、陳欽賢委員、張維志委員、賴月蜜委員、蔡元仕委員、謝明珠幾位委員,我們共同的集體的智慧,一起在今天的討論之前,其實我們就有非常多來來回回的一些討論,所以在討論之前,其實我們也有一些初步的架構跟大家報告一下。那我們的時間是,因為今天有三個大的方向,我們的時間大概是召集人給我的時間,是在司法文書以及公民法律教育這個部分,九點三十五到十點五十五,我希望能夠在這個預定的時間之前,能夠把主持棒再交回給我們的召集人。

那我們幾個架構,大概會分成三個,首先就是我們為什麼會有「司法文書白話文」這樣子改革的聲音會出來?我們的理想目標又是什麼?經過我們大家的集體智慧,我們有一些初步的提案,先跟大家做一個報告。那有關於為什麼會有「司法文書白話文」的聲音出來呢?我們蒐集了幾個原因,可能是不是因為在整個法學教育的過程裡面,老師教我們的其實可能就是有一些非常硬的名詞,或者可能是來自於國外的,因為我們現在台灣的法學知識很多都是來自於國外的,德國的、日本的或者是美國的,可能它來的時候,這個名詞就很生澀,所以在翻譯的時候,本身就不容易讓別人了解。

第二個,它也許就是在立法的過程,就是立法的法案本身,它的文書可能就不是這麼白話文,所以在執法的時候,也會碰到就是讓大家覺得一點都不親民。那第三個就是,好像司法官的訓練,在司法官的學院,或者是過去司法官在受訓的時候的訓練,也是被要求要做成這樣很文言文的,或者什麼新民叢報體這樣的要求,也是可能的原因之一。那第四個,看到的就是一個體系文化,大家就會覺得說,可能是在法律圈裡面大家會覺得說,我如果寫的不那麼文言文,不那麼邏輯翻三番的話呢,讓人家一看就懂,可能就low掉了,就是說,我一定要寫的非常的文言文,才顯得我是有受過司法很系統的教育的,而不是我們就是,因為一般人看得懂就不那麼符合法律的文化,我這個上面都是問號,就是說,我們從這裡面盤點出來可能的問題。第五個,還有的司法官說,其實那個是很重要的升遷指標,因為在高等的法院、最高法院,也就是在長官們寫的都是這樣子的文言文,在升遷的時候呢,還會被這樣子糾正。

所以,他也會變成是一個,你如果寫的太白話、太平鋪直敘的,會讓人家覺得,可能對這個升遷是不利的,就是我們盤點一下,以目前來說看到的原因,今天因為有大家先初步的討論,所以先把我們現在看到的一些問題也先跟大家報告一下,那等一下我們可以聚焦在缺了什麼,或者在我們提的建議事情上面,可以提供一些補充,這樣子可以讓我們等一下的討論更順利。麻煩第二頁。那我們在怎麼樣才是一個理想的白話文的改革的目標,經過大家的討論有幾個重點。第一個就是說,我們有沒有可能讓我們自己的判決書我們自己看得懂?這個是一個可能的目標。就比方說,我們一般都看得懂新聞媒體、看的懂新聞稿,那可不可能判決書它也能夠像是一般新聞的文書,讓我們自己能夠看得懂。第二個就是說,法官在寫判決的文字中,他是不是能夠要兼顧到邏輯要清楚?而且他甚至還有不斷的、反覆的說理自我的檢討的空間呢?這也是我們對這個理想的白話文書的想像。

第三個,我們都知道白話文運動已經將近一百年了,那那個司法文書還留在文言文的時代,還沒有跟著五四運動的改革,所以是不是可能這個白話文運動在即將一百年之前,我們也能成功去推動這樣子的法律文書的白話文運動呢?我們可能現在是一個資訊、網路的時代。那在現在所謂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時代,已經是有網際網路了。好,我盡快把他講完。就是我們可不可能有一套系統,能夠讓大家可以檢索,然後有一個固定的格式,讓法官能夠在寫判決書的時候,專注在真正重要的判決的核心的內容裡面。最後一個,很重要的目標,我們希望讓我們辛苦的司法人員,能不能夠透過這樣一個司法文書的改革提早下班回家?這個是以上我們希望在這些面向上面,能夠進行今天的討論。那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就先請司法院跟法務部的兩位,我們先請邱瑞祥廳長,司法院民事廳的邱瑞祥廳長先提供我們五分鐘的簡報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