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召集人、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是司法院民事廳邱瑞祥,我就有關司法文書跟司法語言改革的部分,就司法院的部分進行報告。好,下一頁。

我們大概會「問題的思考」就是,裁判書應該要長什麼樣子?怎麼樣讓裁判書可以容易理解?那剛才高委員也提到了,我們其實也在高委員的LINE裡面,他曾經也寫到過說,從裁判書難懂的角度來蒐集原因,找出困難點,希望透過討論能夠建議司法官們建立一套簡易、不費時,又能夠處理核心問題的輔助系統,所以我想透過今天的討論,也透過各位先進的意見,我們看能不能找出這樣的情形。好,下一頁。

在八十七年的時候,司法院曾經有就七所法院的部分,寄送判決書的時候,一併寄送問卷,問當事人說,你對判決書了解的情形,就我們的資料來講的話,七千六百份,回了四百二十二份,當事人回覆的情形並不踴躍,其中,全部看得懂的有百分之六十三點三,大概是兩百六十七人;那費力才能夠看得懂的,十七點三,有七十三位;小部份看不懂的,有十二點一,大概是五十一位;然後大部分看不懂的,有五點二,大概是二十二位,那其中百分之二點一,有九位樣本的部分無法判讀,所以是無效的樣本。好,下一頁。

司法院其實從八十六年十一月,曾經成立裁判書通俗化的研究小組,分三個階段來進行:在第一個階段是八十七年,改進用語的時候,就是研究怎麼樣去艱深化,可能各位以往看到的判決書有一些比較艱深的文字;那第二階段,到了九十一年的時候,結合通俗化跟簡化,提供淺顯易懂的裁判書讓法官來參考;到了第三階段,九十二年擴大範圍包括行政訴訟、專業類型的事件,那這一個過程裡面總共出了三本書,其中有兩本的部分我們現在放在前面的桌子上,這三本書的部分,司法院有寄送給各法院作參考,那當然,在目前來講的話,司法院還有後續的動作,我們等一下再繼續跟各位報告。好,下一頁。

那我們現在想到一個情形,就是說怎麼樣去呈現一個親民的司法裁判書,那我們看到高委員在他的LINE裡面講到一個需要藍圖、需要熱情也需要資源,這個是很重要的。那我們在做這個的過程裡面,其實正如同陳欽賢陳委員在三百五十四頁、三百五十五頁這邊所講到的,也就是怎麼樣能夠精確的表達出來相關法律的部分,那這個是我們在這邊,怎麼去呈現的時候會遇到的一個問題,那當然,在這邊陳委員也特別提到,在三百五十二頁跟三百五十五頁特別提到,其實我們需要學者的協助。好,下一頁。那如同剛才高委員所提到的,也如同江委員在相關的資料裡面看到的,我們從大學法律系的時候,其實教授的洗禮、教授的啟蒙對我們產生很重大的影響,教授教我們,各位可能在答題的時候,如果你答的不符合教授的意思,那你的分數可能會很不好看,到了學習司法官的時候,那有相關的學習的過程裡面,甚至於你在法官遴選的時候,律師、檢察官也都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那到最後,候補法官、試署法官也牽涉到書類送審的問題,那最後,你在實任法官的時候,你相關的書類部分來講的話,你如果要改變,要有誘因、要有熱情、要有動力。好,下一頁。所以司法院目前努力的方向的部分,我們是協助解讀裁判書,包括如果說我們現在打算要建立一個類似的法律的辭典,就是當事人如果遇到,例如說相當因果關係,他看到了可能不懂,那你可以到這邊的部分,司法院建立一套系統,這樣的系統裡面你可以查這樣的字在法律上代表的相關的意義,以及各法院的單一窗口訴訟輔導科的部分,可以協助當事人來解讀判決書。第二個部分,我們司法院現在有建立一個裁判書簡化以及通俗化推動的委員會,那希望這個部分會在今年的六月開始啟動,那前置作業的部分,由各業務廳去蒐集相關的資料來做進一步的處理。當然我們也希望透過司法院網頁一些相關的分析,建立一個互動的模式,了解民眾對於司法文書還有司法語言的感受,還有了解的程度,去找到一個有關在這邊改革的進行的方向。

那最後還有一個是,法規文字的白話以及通俗化,這個部分也是江委員在相關的資料裡面有提到的,那當然,這不是只有司法院,也要外部機構的協助。下一頁。那在這裡我們也特別提到,在有關協助法官製作判決書的部分,司法院有相關的爭點整理系統,這個爭點整理系統的部分,那當然如果日後我們加以白話之後,他可能會更適當。這個資料填寫完畢之後,我們會呈現,下一頁,這個部分就會變成法官判決書的一部份,也就是希望法官日後的判決書製作能夠更容易。好,下一頁,報告完畢,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