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持人、高委員、還有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早安。那法務部就司法文書跟司法語言的改革跟大家做一個報告。首先我是不是針對剛剛張委員提問的部分做一個回應?很抱歉在今天的資料,或許是因為我還沒有檢視所以並不是特別清楚,那在前一次的資料裡面的話,我們確實是有的。

那頁數的部分,我現在還要再回去看四之二可能會有一點困難。這一部分的話,如果委員有需要,等一下我會請幕僚同仁趕快來提供,跟委員抱歉。那首先我要就司法文書跟司法語言改革的部分做一個報告,其實對於一個司法實務工作者來講,製作裁判書類,讓裁判書類能夠平易近人這本來就是一個司法實務工作者應該要做的事情。

其實我們有看到,陳欽賢陳委員他在他的PowerPoint裡面,他就已經有提到說,讓被告、被害人以及社會一般人都能夠看得懂也樂於看,其實這也就是我們自己自我期許的目標,但是長期以來我們都觀察到,對不起,下一頁,長期以來我們都觀察到,人民還是普遍覺得裁判書類是艱澀難懂,這可能也是造成說法院跟人民溝通的障礙、人民不信任司法的原因,然後再下一頁,再下一頁,我們分析這個問題,有可能造成的原因是裁判,再下一頁,是裁判書類文書的特性以及制度上的限制。在制度上的限制,我們分析起來,可能是有跟剛剛主席、高委員所提到的候補、試署跟實任書類的審查,另外也有可能是跟現在的司法實務工作有關,上訴維持率還有再議的發回率彼此是有關聯的。

那另外很重要一點,我們的法學教育,那法學教育的話,會讓不只是法官跟檢察官,我們現在都習於用現在所謂的非語體文的方式來製作裁判書類之外,其實我們也觀察到在大學的法律學院,法律學院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以及後來畢業的法治人員,那當然法官、檢察官的部分更是如此,所以我們觀察到說,他已經變成是法律人一個共通的習慣,那另外,再下一頁,剛剛委員也有提到說,對於司法官養成的部分,也就是司法官學院,在整個職前教育是不是也造成裁判書類沒有辦法白話文、沒有辦法通俗化的原因,這或許是一個原因,但是我要講的是說,它其實是跟法官學院面臨到有相同的一個問題,但是這樣一個問題其實就像剛剛所講的,因為裁判文書的特性,以及制度上面的限制,在實務的環境沒有改變的情況之下,初派的法官還有檢察官恐怕也只能依循著傳統撰寫的書寫方式來符合實務的需求。

即使是如此,司法官學院在目前,我知道他們對於書類的教學都不斷在要求要言簡意賅、淺顯易懂的方式,盡量不要使用艱深難懂的文字,像過去一些陳腔濫調,自難謂非無誤,或者是說,自難與法無為等等,這些文字的話,其實我們在使用上面恐怕是非常少,而且會被認為是流於陳腔濫調,那除了司法官學院之外,在各檢察署的部分,在檢查文書使用的方便性及可親近性的部分,我們也不斷地做努力,那包括其實就像剛剛民事廳邱廳長都有提到的,我們會設置專人,來提供解說、判決或書類內容的服務,就像解說健檢的報告的服務一般,那另外我們對於重大新聞的發布部分,我們也會要求我們的發言人盡量用淺顯易懂,或者是用圖表的方式讓民眾很快地瞭解,然後再下一頁。

對於書類通俗化還有白話文這樣一個改革方向,其實我們認為可以分近程跟遠程,近程的部分是從裁判書類的格式跟篇幅的修正來做處理,其實現在裁判書類不容易親近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在於說,書類的內容相當龐雜、相當多,這比有沒有白話文這問題更加嚴重,所以我們認為說在近程的話應該是做這樣的努力,把判決書加以簡化,那遠程的話就是要從法律條文的修改,那剛剛高委員、主持人都已經有提到法律條文的修正,這個絕對是法律白話文改革的第一步,那也才能夠帶動法學教育、法律書籍還有司法裁判書類、司法官養成教育、書類教導等方式的這一連串的改革,那這個部分其實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那有關於裁判文書通俗化這其實一直是一個大哉問,那如果是要做單點的突破的話,我不能講說完全沒有功能,但這功能是恐怕應該是做集體整合,這樣應該是會更有效。那我們知道委員對這個問題長期都非常的關心,我們也知道委員其實也試圖建議,是不是由終審的法院的法官跟國文系的教授們能夠組成一個研修小組,能夠整理出一個可以使供參考的一個立稿,供檢查工作者來使用,這其實都是很好的建議,那法務部在這個問題點上面我們願意跟大家一起來努力,營造一個親善的司法環境,我報告完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