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覺得,不好意思因為我剛剛比他先,那個我覺得其實剛才司法院或者是法務部,還有剛才維志委員,我覺得他們在講兩個完全不一樣的東西,就是說我覺得大家還是停留在就是文書其實是跟體類然後寫的那個詞語的是文言文,古文之類的,所以其實是作文,就是說文書是屬於作文的一種,然後就是說,所以那個所有要要求作文的那些規範,那很希望就是透過國文老師,各種各方面就是說去改變寫作的這個品質,那我覺得這是完全錯誤的方向,因為剛才陳法官告訴我說,我在看這個題,他叫我不要看。那我覺得後來我當維志委員翻,我覺得他的想法完全正確,因為維志其實在說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東西,就是說你的邏輯,你的邏輯就是你的邏輯是不是夠清晰的,如果我們回到剛才那個陳法官在提的時候,他講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寫過去的那個題的方式,是比較快的然後是寫那個白話,是比較慢的,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就是其實是寫白話應該是比較,應該是比較快,然後寫文言比較難才對,因為這個涉及到文學修養嘛,但是為什麼會相反,理由很簡單就是說,現在他花很多時間其實是去思考,是什麼東西在邏輯上面的次序跟先後,然後可能要想想,所有的證據跟事實中間,有沒有構成一個關係,然後現在證據所支持的事實跟你現在的條文有沒有關係,所以這些東西如果沒有想清楚,這中間如果有些東西是疑惑,你是寫不出來一個非常清楚的判決書,或者是任何的起訴書,你是做不到的,因為你的邏輯就是不清楚,那邏輯不清楚是比較好的說法,另外一個方式當然就是說腦袋不是很靈光之類的。

那這個都是我覺得這個代表另外一個很可怕的狀況,就是說整個那個,整個法律或者整個制度,大家變成是一個封閉的系統,我覺得就是沒有辦法從外部,就是那個suppose要被溝通的人沒有機會可以去看,那個基本上他現在文書所要寫的內容,尤其是我覺得那個很相關的當事人,我覺得這個是核心,所以我非常非常建議是就是說,不要在那邊就是大家作文比賽,甚至你說去請教授,抱歉我自己就是教授,我覺得我們教授其實也是很爛的,就是也是需要重頭,尤其是我覺得這個是做不到,但是剛才為什麼大家一直提學院,只有一件事情很簡單就是學院提供了很扎實的邏輯上面,就是說你在學術上面,你要想清楚這件事情,其實是學術可以做得到的,所以回過頭來說,我覺得現在無論是考試,就是說,或者剛才說這個文書是寫給長官看的,但是不是寫給社會大眾看的,所以我覺得很需要,無論從考試的內容,無論從考核的內容,我覺得非常需要社會的一個參與,我覺得高中生也好,小學生也好,我覺得他們要是能夠看得懂的,那我覺得這個代表這個現在這些很qualify的一些法官或者是檢察官或者是任何司法的文書,我覺得達到一定很好的進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