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Ok我想針對三個部分,第一個是我想請那個邱廳長,我想說您剛才報告的內容,我想跟我看到的一份東西,應該是一樣的,就是司法院87年4月份的這份實證研究,你給我的數據來看的話,我覺得有一點我覺得蠻訝異的,就是說在實證研究裡面,他裡面已經做出很重要的一個認定。就是說,教育程度對於審判的理解有重大的影響,教育程度裡面區分,他小學有百分之六十七是看不懂的,大學研究所的話只有百分之五,所以我覺得說這個數據上面是不是說,百分之六十三點三是全部看得懂,憑良心講我個人是抱持懷疑的。講到這個教育程度的部分話呢,我覺得可以把瑤華委員剛剛所提到的,不管教授可不可以看得懂,我覺得說是不是可以請法官在問案的時候,其實只要問這麼一句話就好了,了解被告的教育程度,我想我們每個人大部分都是為人父、為人母的,我們在對我們小孩子小學生的時候、跟高中生、大學生的時候,講話口吻會是一樣的嗎?我想可能是不一樣的,所以我的意思是說,如果法官在辦案的時候,知道了一個國小的教育程度,而他下的筆是不是可以用小學生的文字程度,去讓這個被告或原告看得懂,這第一個。

第二個部份我回應一下元仕委員剛剛所說的,謝謝你丟了這個問題出來,就是有的時候不管檢察官還是法官,有的時候為了可能要趕速度就不打標點符號,我這邊就有一個案例,他是104年上訴339號第6頁有一個判決書是95個字沒有一個標點符號,我相信把這份東西,不要說給讀者,不要給我們非法律人看,即使給你們法律人去閱讀的話,你們可不可以一口氣把他讀完,對所以在我們寫作要求上面,在我們寫,在我們寫作上面,我覺得說,人要呼吸文章也要呼吸,文章怎麼呼吸,就是靠標點符號。

第三個部分,我想剛才我們在閱讀的時候,剛剛我們在討論的時候,我們都好像談到了只有基層的法官,可是各位,大法官呢?大法官沒有這樣的問題嗎?請各位去看一下大法官六四二號解釋,有一位大法官提出了不同意見書,我唸出這段文字出來,太長了啦,我唸最重要的。大法官至今慣行的解釋八股文,有利於掩飾論述上的謬誤,這是大法官在挑戰大法官,所以大法官沒有這樣的文字上的問題嗎?所以今天我們隔壁司法院在開這個憲法法庭的辯論,我真的很擔心這個全國矚目的一個同志的憲法辯論,到時候如果裡面又夾雜了八股文,而八股文裡面內容的有利於掩飾論述上的謬誤,我真的覺得這可能是一場災難,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