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好簡單的講。這個問題來其實我在個人意見,在第三次跟第五次有做一個表示,然後關於語體文化,我也特別引用了,把大陸的判決給大家做參考,大陸的判決就是非常用語體文,我也把條文也做了比較,因為這個其實涉及到法律條文的問題,大陸的條文就是非常語體化,當這個最近誰好誰不好,很奇怪的是,因為聽說大陸現在他們我聽到的,大陸法官現在想學我們的文體寫判決,他覺得我們這樣寫法很好,這個我就不知道。那第二個我們知道寫判決其實跟寫文章一樣,常常開玩笑講,天下文章一大抄,各有巧妙不同,所以每人每人可能的一個想法寫法可能會有各有各的特色,當然我們是希望寫清楚,那第三點我要說的是說,其實我們在比較都在看刑事判決,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去看民事判決,就像剛剛念祖委員講的一樣,其實民事判決相對來講,幾乎都比較好看、比較好看,所以其實都是一樣,都是訓練所訓練出來,為什麼民事判決跟刑事判決寫法就不同,我覺得這中間有很重要的一點。刑事判決拉里拉雜的,每次一開始寫證據能力就寫了半篇一大堆,其實很少人去看證據能力可採不可採。直接就講說可採不可採,尤其證據能力,什麼叫做證據能力,沒幾個人懂,尤其老百姓更不懂,只有我們律師懂。所以這個地方也是不是可以就語體文,像我們判決主文,什麼叫主文,大家看一下大陸判決都沒有這麼寫,他都把前面事實理由完了,最後再一個結論,判決如下。是不是很好,他就把前面的事實理由都寫完了,最後才告訴你結論,根據什麼條文,判決如下,他根本不寫主文。

我常常開玩笑講,就像我們在開庭的時候,問訴之聲明,誰懂什麼叫做訴之聲明,你為什麼假使真的要語體文,其實就是很大的工程,連法條都要來做一個修正。那我這邊最後一點就是說,其實我們也希望司法院,其實我們在民事的時候都在講爭點整理,在民事的時候邱聯恭老師講,不要突襲性裁判,我覺得非常好,為什麼刑事不可以,為什麼刑事在法庭在辯論最後完的時候,他就是在準備程序終結的時候,為什麼不乾脆告訴大家說,本件的爭點是哪裡,大家就這個地方來攻擊防禦,不要接了一個判決,贏的人意外,輸的人也意外,為什麼?有的時候你收到判決,他寫的理由根本不是你們雙方攻擊的那一點,所以我在司法院很多場合都在講,刑事為什麼不可以,行政稍微公開一下,或者是說也列入爭點,如果刑事判決也把爭點列出來,大家就像剛剛講的聚焦在那裡。所有的攻擊防禦、所有的邏輯、所有的經驗法則論理法則,都交代得清楚。尤其我認為要說,不管民事判決刑事判決,其實最被人家詬病的就是事實認定的問題。

事實認定的問題就是涉及到經驗法則,論理法則。那我不知道訓練所有沒有開這個課,但是我們在律師訓練所我們特別開這個課,由我親自在講,我要告訴他們說,那些證據是符合,為什麼可採,符合經驗法則論理法則,那我們希望在判決書理由,你們要把這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要交代得清楚,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