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女士、各位先生,我想剛才李委員還有江委員還有吳委員所以提到的,首先謝謝吳委員肯定我們民事判決的寫法。大概民事判決的部分,因為我們現在原告的陳述、被告的答辯、兩造不爭執事項、爭點,接下來寫下來這個判決就結束了。刑事的部分來講,或許有他相關的背景存在,所以就剛才李委員所提到的有關爭點以及吳委員提到的爭點,以及相關事實及理由區分這邊,我會把這個意見帶回去,讓司法院包括到刑事,還有刑事訴訟這邊去做相關的處理;第二個部分來講,李委員提到就是說,有關因為我們87年的時候做這個實證調查,那時候調查的結果是63.3的人看得懂這個判決書,當然判決書要能夠讓被告看得懂,其實真的還是如同剛才各位委員所說的條理,你怎麼樣明確的敘述清楚讓人家看得懂,所以在這邊部分來講,我們也有鑒於87年調查其實有一點時間,我想也會把這個意見帶回去,也會盡力推動就是說,其實我們可以在這一段時間之內,去做怎麼樣的實證調查。你有了實證的數據之後,你才知道你怎麼去改,可以改得更好,所以我想這個意見我會帶回去之後,會針對我們這邊包括到有關判決書這邊寄出去了之後,被告他可能看不懂的地方是在哪裡,相關的。

當然剛才江委員有提到有關教育程度這邊,或許我們會在卷對資料來呈現,可是可能在訊問的時候,可能會避免,因為到時候又會產生一個,你是不是有某一種程度歧視的,各位在法庭上開庭,其實有時候有一些必要進行事項上面,我們都會做,但是有一些怕引起誤會的,我想這個我們會來參考。所以如果說在實證調查裡面,當事人他真的看不懂的地方是在哪一邊,或是相關的,或許我們有一些在也可以看的出來,在教育程度上面來講得話,當然一個判決,寫得出來能夠讓國中以上程度的人,都能夠在這邊就看得懂,我想這是基本的。在這個方向上,我們也會帶回去,讓司法院再做進一步的處理,以上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