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OK,我盡量。那個我覺得一開始司法院那個報告讓我有一點困惑,就是那個自由跟法治是一個天平的兩端,這件事情讓我覺得有一點奇怪,因為法治不就是要保障自由嗎?好就是所以,可能那個自由意思,像剛才明珠委員講的那個—自由跟自由產生碰撞,那這個時候可能那個自由指的是「任意」,那我覺得這個其實就是台灣非常典型對於自由的最大誤解,就是把自由理解成為「任意」,我覺得這個可能需要在法治教育上……我覺得需要強化,這個我覺得是很希望就是這個……可以再做一些釐清。

那我覺得從剛才明珠委員在做的報告,我覺得司法院或者法務部其實不需要做那個……學校其實可以做的那些公民或法治教育,那明珠委員剛才提到說因為日本要提倡參審或者是陪審制,所以它基本上就是去做很多的政策上面的鋪陳,這個顯示一個很重要的訊息,跟德國的憲法有關係就是說,其實每一個行政部門他其實很重要的是要解釋……就是為什麼他訂定的政策,所以其實是在宣傳的,或者是所謂的去宣揚的法治,其實是針對他現在要去推出的一個政策,然後對那個政策做出解釋,然後就是對那個解釋要落實在教育的體系裡面,去讓人民更多了解那個政策為什麼是……怎麼形成的、然後他要做什麼。

這個在德國戰後其實非常非常的重要,就是德國其實發現,其實法律人很缺少政治教育,所以他需要從很基礎的方式去做,所以從這個角度我認為,其實每一個部門都應該,但是因為涉及到法律、司法跟法務部,其實涉及到法律是最專門,所以不需要再去做那些很fancy的什麼樣的教育。而是針對你們所涉及的政策,已經通過的一些法令或者是要去落實的某一些政策,我覺得要提出一些解釋。

那其實在某一部份,我們之前提的像那個「司法陽光」可以找到一些訊息,然後我們會說那個直播,其實這些都是法治教育的一環,然後如何去把這些內容可以做更多的……比如說一些可能直播的內容不夠清楚,然後可能透過另外的方式讓他更清晰等等,所以我覺得這些其實都是……還包括法律文書的問題,其實也都是涉及到法治教育,所以沒有不涉及的幾乎。

那現在就是說只是我覺得特別要針對—現在想要推出的政策是什麼,我覺得很需要去一步一步就是落實到學校,包括剛才明珠委員提到的日本那個例子,所以其實是針對那個政策,那這個代表一件事情就是說,到底要推出政策的單位是不是有夠了解到那個政策的細部,因為只有你很了解、很清楚,你才能夠真的把它推到更基層的一個教育的單位。大概就是主要的想法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