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是,我個人一直覺得法律教育是非常重要,這是百年大計,那我這邊提供一點我自己的經驗,當然這也是要有熱心的人來支援,我在台中公會當理事長的時候,就特別提到法律教育,那我特別提到的是偏遠地區,因為城市裡面這個資源比較不缺乏,但是大家知道我們台中有山區,所以像梨山那邊很多、和平的山區,所以我對偏遠地區我特別重視,希望能夠關懷這些人士。那我在交接典禮講了這個話以後呢,非常感謝當時的檢察長,就是現在的政務次長張斗輝,他聽到了,他非常贊同我的說法,馬上就告訴我了:「你提計畫,我們檢察署出錢」,所以我這邊要特別提到,很多時候呢,如果地檢署他……剛剛部裡面也報告了,地檢署裡面的檢察長,他肯重視這一塊,他撥錢給我們辦,這是從頭全國以來唯一的一次,由地檢署撥錢給我們辦,我們去辦了三屆,但是很遺憾的,換了檢察長以後,下一個檢察長跟我們說:「我們檢察署的任務是偵查犯罪,那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啊。」就停掉了。

但是我覺得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法治教育,為什麼讓民眾能夠了解,尤其偏遠地區,他會覺得關懷,我當「法律扶助基金會」的會長的時候,還在繼續做這個工作,那我們就拜託市政府,但是這個地方也要說明一下,有的我是覺得跟教育也有關係,那這也會涉及到學校老師的心態。我希望到梨山最偏遠的學校,叫環山部落的一個平等國小,我去給他們上課,結果學校老師居然跟我回一句話:「我們其實請警察來上課就好了,不必你那麼遠來。」我說:「沒有關係,遠是我的事,我來。」他說:「不要,我們找警察上課就好了。」我覺得這也是一個觀念問題,我願意你通通都不要出錢,人我通通出,我自己來,他還不要我們去。我是跟大家報告這個第二點。

那我是覺得這個偏遠地區法律教育要做好,一定大家都要去關心—教育跟法務,尤其我自己的經驗來講,由地檢署來辦,只要檢察署發文,因為我們有張斗輝張檢察長,非常任重,我們有一場張檢察長親自出去,因為檢察署發了文,檢察長親自去,那個場面看起來就非常好,來的人就特別多。所以有的時候地方單位都應付,他根本都不太想,他就覺得我們去找他麻煩,所以這個地方我也跟大家報告兩點。

那第三點在我的今天有一個書面意見第六,大概沒有印出來,這是我去年去參觀廣東省律師協會,跟他們做的座談,我覺得他們有一個做法做的非常好,他是由廣東省他是規定每一個村里,都要有一個律師當法律顧問。那這個法律顧問是省規定的,費用是由省政府跟當地來分攤,然後呢由省律協派律師,我問他這個有什麼好?他說:「每一個村里都有一個律師的話,一方面是當法律顧問,一方面是上法治教育。」我覺得人家做的非常的徹底,我以為他騙我的,我坐計程車問司機有沒有這回事?他說:「真的有。」我說:「解決問題呢?」「有啊」,他說那個法律顧問都很熱心啊,他們隨時可以問他問題啊,而且整個都跟他們在一起。

所以我的建議是說,法治教育,教育部、地方的教育主管單位也應該是不能卸責,那麼當然還是希望法務部也能夠聯合起來做,那最重要一個師資,因為剛剛也講到說,由法官、檢察官去上課太辛苦了。這個其實我建議是說,由委託當地的律師公會,由律師公會派律師去上課是最好,只是費用分攤、費用資源的問題。簡單的報告到這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