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謝謝主席、謝謝召集人、謝謝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喔,那我想就訴訟外紛爭解決機制的部分來講的話,我做以下的報告。那就一般來講的話替代機制跟法院的關係的部分來講的話,如同剛才李委員所說的,法院目前我們所做的是「司法型的ADR」,那一般來講的話,由行政機關去做的大概就是屬於「行政型的ADR」,還有民間型的像仲裁協會這邊是屬於「民間型的ADR」。

「司法型的ADR」最主要的目的是其實叫做什麼呢,是要讓原告、被告,還有法院都能夠三贏,怎麼三贏呢?原告在這個過程裡面,如果說跟被告達成調解的部分來講的話,兩造的紛爭可以很快地獲得平和,而且迅速的解決。被告如果在這個過程裡面達成的話,他可能在金錢的給付上面會更為便利,這時候就不用後續的,有關執行的程序就可以減少了。同樣的,這兩者解決了之後,在法院端的部分來講的話,也可以減少有關案件的這個進入到法院,可以有效的紓解訟源。

那所以有關這個部分來講的話,司法院目前的做法上面來講,我們除了「司法型的ADR」之外,我們也希望能夠在行政型還有民間型的ADR這邊做一個努力。所以其實司法院我們在一百零六年的三月七號,我們有函請行政院,就它所屬各機關的訴訟外紛爭解決的機制的部分,請它做一個調查的資料,裡面包括到相關的法源依據、種種遇到的困難這一些,我們是希望能夠去整合這一方面的這個機制。

那所以剛才我們所提到的,除了行政機關之外,我們也希望其他的人民團體,包括公會、協會這邊,由行政院秘書長這邊相關的資料提供給我們,我們來做後續進一步的研究。當然,在我們「司法型的ADR」這邊,我們還有哪些做的不夠呢?一般而言,在我們民事事件跟家事事件這邊來講的話,就我們內部的統計資料,以民事跟家事來講的話,我們達到紓解訟源的比例大概是二十幾點多,也就是說,當調解成立在所有所收的案件裡面,大概二十幾,就是兩成多,那一方面來講的話,在這裡我們也會針對有關的考核、機制、申訴種種這些的部分再做進一步的努力。當然我們也會對調解委員的報酬這邊再來做努力。

刑事案件部分來講的話,現在我們有很多的法院是民事、刑事的部分來講的話都調,也就是說,今天如果案子到了檢察官那邊,或者是起訴了之後,刑事案件這邊那也能夠送到法院有關的調解庭這邊來做調解,那刑事目前遇到的困難是,因為刑事附帶民事訴訟的部分,它沒有准用到調解,它只有准用到和解,所以在刑事的部分來講的話,這邊我們可能會試著去修正刑事訴訟法,讓它可以准用到調解的規定。

行政訴訟事件這邊的部分來講的話,就我們的內部資料,司法行政廳的部分,他們可能會參酌德國有關調解的相關的規定,在行政訴訟法這邊,也做相關的規定。也就是說,希望就人民的糾紛來講的話,不管是在民事、家事、刑事、行政訴訟這邊都能夠在調解的程序,獲得一個適當的解決。

就我們未來的努力方向的部分來講,如同剛才跟各位先進所報告的,司法院這邊我們能做的我們盡量來做之後,我們也希望在「行政型的ADR」這邊,還有「民間型的ADR」這邊,我們能夠盡一番的心力。相關的部分來做處理。當然我們也希望,我們研擬去制定這個ADR的基本法,有關這個議題的部分,司法院在去年的十二月民事廳,我們有派員到日本,去考察他們有關ADR,包括到行政型還有民間型的相關的做法,也參觀過他們相關的機構。就我們所得到的資訊上面來講的話,以日本這個福島核災的事變上面來講的話,將近有七成的案件是透過他們有關ADR的系統去達成一個和解。也就是那些案子不會進入到法院來。

但是目前我們來看到高雄的氣爆,我們看到其他有關新北的這邊的部分來講,很多案子進入到法院來,造成了法院上面,在這個運作上面的困擾,當然,當事人這邊有關他的賠償的部分也沒有那麼迅速,所以在我們這邊來講,我們會希望在制定ADR的基本法的部分來去做一個處理,那當然這裡我們跟各位預告一下,司法院預定在今年十月底的時候,我們可能會辦一個有關ADR的國際研討會,邀請日本、韓國,相關的學者來,當然我們也非常歡迎各位委員還有各位先進一起來,有關ADR這邊,我們大家共同來努力。那以上簡報完畢,謝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