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好我剛剛看到院部的一些報告,那我發現有一些特別是看到數據的部分,還事實上還蠻開心的,但是有點美中不足的是地方是,我們在講這個調解或是講仲裁的時候,雖然我們講求他的速度跟效率,但實際上我們要講求公平,那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可能大部分人會覺得說那如果覺得不公平,那我就上法院就好了,可是實際上他們會達成這樣一個和解的條件或者是調解的條件,可能往往是含淚接受,或是他們懼怕上法院所造成的,所以是不是在資料裡面未來是不是可以嘗試做做看啊,就是說到底他們這樣的一個和解的一個條件或調解的這個條件是不是可以當事人可以不接受,那是不是含淚接受,還是無奈接受,或點點點。

那另外呢就是說,如果這件事情那明顯就是一方有疏失的話,那到底能夠他要多少,真的拿到多少,那他的滿意度又是怎麼樣,那因為因為通常我們都知道在這個我們在教法律經濟學的時候我們常常都說,這樣一個case呢,如果他在前端的調解沒有成功的話,那拿到法院去大概就是五五波,那真的是這樣子嗎?我們是相當的好奇,那另外一方面呢,我們有看到所謂的行政型的ADR跟所謂的民間型的ADR,那不知道兩個做出來這個達成率,和達成率到底會不會蠻類似的,那如果既然如果是類似的話那它的內容會一樣嗎?那這也是相當好奇的部分,那當然我剛剛所講的這些東西可能不只是,發個問卷做個民調,可能還要去結合你們內部的一個行政的資料然後看怎麼樣來做進一步的分析,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