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委員的提問,我想關於這個問題其實是有牽涉到兩個部分,第二部分就是說我們刑法的業務過失傷害以及業務過失致死,是不是仍然要保留的一個問題。還是⋯⋯也就是說仍然要有普通傷害、普通過失的致死以及業務的過失傷害、過失致死。兩個規定都仍然存在這樣一個問題,這是必須要考量的。其實部裡面的刑法研修會曾就這個問題有討論過,而且討論的結果是比較傾向於說,業務過失傷害跟業務過失致死的部分應該是不需要的。而這將來留給法官量刑的一個問題。

那另外第二個問題,就是剛剛委員所提問的,也就是說我的理解如果沒有錯誤的話,似乎是醫病所產生的這個糾紛的話,是不是應該要做一個除罪的處理呢?我不曉得委員您的意思是不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