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關於剛剛委員提到的就是過失的案件的部分是不是能夠改為告訴乃論,其實在現行法裡面過失傷害,不管是業務過失傷害還是普通的過失傷害,它本來就是告訴乃論的案件。那現在刑法研修會它⋯⋯。致死的部分目前,當然現行法,它是非告訴乃論的案件。那在這部分的話,那委員既然有這樣的關切,我想這個問題我們可以再進一步研議。

只是說刑法研修會,目前我們調整的方向是就業務的部份我們考慮要予以刪除。那讓這個⋯⋯整個過失案件的類型的話就是趨於單一,那趨於單一之於說,那將來如果有從事業務的人員犯了這樣一個刑事案件的話,那應該就留待給法官來做一個量刑的參考,目前我們研議修法的方向是如此。

那另外就是關於醫病所引起的糾紛問題是不是要除罪化,這一部分醫生團體其實非常關心,那在立法院裡面也多次召開公聽會。那這個問題的話,在過去部裡面曾有召開過⋯⋯應該是公聽會,有召開過公聽會,那這個當然會有意見各自呈現的一個問題。那後來我們發現說,在整個刑法體系裡面的話,對於醫生團體是不是要單獨要做一個例外處理?在沒有得到一個一致性的意見之下,刑法研修會並沒有做這樣一個處理,那我就補充這樣的說明,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