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那我補充問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刑法體系,法務部的立場是不是應該主要針對故意犯?過失是例外。現在不是業務上過失的問題,是業務上⋯⋯就是過失犯傷害跟殺人,當然我們可以想像到過失殺人通常會有罪名的問題,但是主要的應該是故意犯吧?現在我們變成所有的過失犯,我講的意思說過失⋯⋯就是說你醫療、醫生不注意就變過失犯了。這是不是在政策上重新檢討?就是要不要把故意犯跟過失犯⋯⋯。因為假如一個醫生是故意殺人,那我想大家沒有人會認為它不該是刑事,這點毫無疑問。現在問題是有幾個醫生我們會認為,所有的他只要出事就一定是故意而不是過失,但現在所有出事都是用刑事辦理。這一件事情我個人認為這好像是應該刑法研修會真正應該要關切的基本問題,就是刑法是用來對付故意的?還是注意過失的?還是要有輕重差別的?

第二個問題,因為衛福部今天沒有來,我不曉得是不是可以張主任檢察官可以代為回答?就是衛福部反不反對可以用仲裁作為解決醫療糾紛的另外一種替代機制?用來替代刑事訴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