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所以人民沒有在這個之前有得到任何的資訊,你說法律人員不了解醫療,你覺得醫用人會了解醫療嗎?他在沒有進入訴訟的程序,他根本沒有辦法進入醫審會啊!到底什麼是事實他都不知道。所以是我們的機制導致於讓我們現在非常多的醫用人他遇到損傷的時候,他無計可施的情況之下,他必須進入到一個訴訟程序,來進入所謂的醫審會,然後來獲得所謂的真相。

所以我才想說今天應該真正的目的應該是,有沒有可能這個多元雙向醫療調處機制往前再更進一步,落實到各地的衛生單位裡面去,進行所謂的調解的先行,這是第一點。

第二個部分,那如果我們這些案件都不進入到醫審會,我們有沒有公正的第三者或是其他的途徑,能夠針對所謂的醫療事故的真相進行所謂的行政調查?不然我們現在目前所謂的這些調查程序就⋯⋯,醫療單位沒有提供資料或是衛生單位沒有提供資料的情況下,我們最多最多只能提供給我們的法律者,叫做徵點嘛!那可是徵點到最後也是還要進入醫審會。所以我是覺得這兩件事情,第一個就是調解先行,第二個部分是行政單位必須進行所謂的行政調查,跟公正的第三者的所謂的醫療疏忽的鑑定。這些機制建立起來以後,我相信大部分的醫用人其實會先運用所謂的調處機制,而不會真的一狀告到法律。這個是以上我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