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對,就是Private versus Government,再下一頁,那這個是我們去找一下最近撤銷仲裁的一些統計,這個我們以1998到2015年之間撤銷仲裁判斷的案子來看,這個提出案件到法院而被撤銷的仲裁判斷比例是百分之十一點三七,那假如說以我們所有的仲裁案件,三千兩百件來算的話,那提出仲裁最後被撤銷的那個比例是百分之一點二五,那這個是我們目前撤銷的狀況,看起來數字不大,可是假如說我們放到國際上去看的話,這就變成非常突兀的一件事情,因為世界上沒有幾乎沒有政府沒有法院在撤銷仲裁機構的判斷,我們那中國大陸的情況來看,中國大陸是法院介入事情非常深的一個地區,大家都知道,可是以法院來以大陸來講,北京仲裁委在1995年成立,到2013年他總共處理了兩萬一千多件,他只有七十一件被撤銷,所以以大陸的北京仲裁委員會的撤銷案件來講,他的撤銷率不到百分之零點零四,那這個數字是我們是幾十倍,所以這個是我們目前在台灣碰到一個比較特殊的狀況,就是司法單位可能不是這麼了解仲裁的特質,而使得司法在實務上面過度的介入了仲裁的實體上的判斷。

再接下去好不好,那我要講到一個就是仲裁跟投資的關係,WTO他把仲裁當作保護外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機制,他是用來衡量這個國家是不是歡迎外資的一個標準,那我們拿最近這個已經通車的捷運,桃園機場捷運蓋了二十年,本來計畫不是那麼久的,可是就蓋了二十年,那假如說這個二十年裡面發生了糾紛,還需要再花十年去用訴訟來解決糾紛的話,那這個外資他會敢到這邊來嗎?前幾天我們看到蔡總統講到我們要這個有這個基隆的輕軌,那這個輕軌的招標假如說沒有仲裁的條款,那我們很懷疑外商會不會來參加這樣子的投標,假如說對外商我們可以有仲裁條款,那為什麼我們國內的投資卻又不准仲裁呢?那可是,往下好了,那可是我們現在公家機關的招標的契約裡頭,很多都已經把這個仲裁的這個約款給去掉了,好或者是變成了比較困難的一種約款,那現在的工程會的因為政府採購法裡面有強制的調解,那個調解是政府機關所設置的調解機構,可是他所調解的對象之一就是公家機關,那所以政府採購法裡面的強制調解其實是一種標準的球員兼裁判的狀況,那我們看到這個立法院裡面有很多的利益團體在爭取希望在政府採購法強制調解以後,希望還有更進一步的強制的仲裁,其實這種立法的這種活動其實是因為政府機關,行政機關過度的抗拒仲裁而產生的一個非常不正常的一種反彈的現象。

請下面一個,那會裡面來問說是怎麼樣能夠達成這樣子的目的,那我們提出來就是希望能夠社會普遍的認知仲裁,協助仲裁跟知道利用仲裁,那這裡面我們第一個就是希望仲裁法可能需要面臨一個比較完整的大修,第二個就是要加強仲裁的教育,不管是法學法學院裡面的教育以及我們這個法官訓練,或者司法官的訓練裡面都要有這個仲裁的教育,然後我們希望要營造一個友善的仲裁環境,請下一個,這個剛才講了仲裁是非常的國際化的一個制度,所以呢我們必須要依照仲裁法的內容國際間的一些規範,來修訂我們的內容,那我們的仲裁人的訓練裡面也希望能夠加入更多的國際的仲裁人,來強化仲裁的活動,請下一頁,在學校教育裡面增加訴訟替代制度的這些學科,那我們也覺得像日本、德國、中國大陸他們在司法人員考試的時候仲裁的科目都是在民事訴訟法裡面的這個部分,所以呢這個考試的時候,應該要加入相關的一些仲裁的這種內容,那我們剛剛講到法官學院跟司法官學院的訓練,也應該有相當的課程的增加,請下一頁。

我們剛剛講到仲裁既然是一個合理的而且是國際間大家共同接受的一個制度,所以呢我們會希望建議行政院在政府採購契約裡面一律納入仲裁的條款,來促進仲裁的利用,另外呢在行政院的消費者保護會所頒定的定型化契約的範本裡面也應該加入仲裁的條款,陸委會在面臨大陸投資的這種糾紛的時候也要善於去宣導怎麼樣去利用仲裁的機構,那現在在台商在大陸發生糾紛的時候,並不是很清楚大陸的仲裁機構裡面可以遴選我們台灣籍的仲裁人來做為仲裁人,這個是我們需要去加強去宣導的,那另外剛才法務部也提到就是大陸的這個仲裁機構,他的這個主任仲裁人是由機構來選定,所以機構的管理階層是對於仲裁最後的結論是有相當大的影響力,那所以怎麼樣能夠讓我們台灣的仲裁人能夠加入大陸的機構裡面去做為他們的管理階層,那現在有一個平台的兩岸糾紛的一個仲裁機構,主動來邀請我們去參加進入他們的管理機構,可是我們政府到現在一直非常猶豫,那我們做於被邀請的對象我們到現在也非常的猶豫,假如說會有違法的可能我們絕對不會去做,所以這個需要政府來做這個情況的確定,那另外我們的民事訴訟法現在的訴訟費用沒有上限,所以你比例金額越高收的訴訟費用越高,可是金額的高並不表示案件真的需要有更多的時間的投入,所以我個人是覺得民事訴訟法的訴訟費用應該有一個某種程度的上限的限制,那仲裁法的仲裁收費呢我個人也願意建議隨同民事訴訟法的修訂對於仲裁法仲裁的費用的收取也要有一個上限的規範,另外這個法院在這個美國在日本德國,最近大陸都加入法院可以在訴訟程序當中勸籲當事人在訴訟一半,改進入仲裁的程序,叫Court-Annexed Arbitration,這個制度我覺得我們在現在的訴訟法裡面沒有,那這個是不是也可以有什麼樣的一個推動的這個機制,請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