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必須要講啊,不是,我跟妳講,ADR……對不起喔,這個真的是牽涉到ADR基本的理論。ADR調解跟和解的機制,知道真相說實在不是條件,不是條件。也許有助於,但是不是條件。

就好比我今天跟別人兩個車子擦撞了,我們就都回家了。我要知道真相就是說我要知道你為什麼撞我、你剛剛在幹嘛,那知道真相是在做這件事,但是我們就回家了,所以我們根本不想知道真相我們就回家了,因為我們覺得不值得花這個時間去知道真相。但我只是講說這個道理並不是知道真相,因為我們今天真的法律裡面有很大的問題就是覺得「知道真相是最高真理」,但其實這並不當然是、真的並不當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