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還有各位貴賓,我是民間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那今天在這邊來跟各位報告,首先我要講的是一個淒美的愛情故事,因為前兩天我跟一個朋友在聊天,他跟我說他大學的時候,有一個夢中情人,然後為什麼?因為那個夢中情人具備他沒有的特質,令他非常著迷的特質,但是有一段期間他們就失聯了,後來知道因為他跑去跟別人結婚,然後還有了小孩,當然他就沉寂了一陣子,但是後來,他離婚了,他離婚之後他覺得他的機會來了,所以他就要好好地把握,但是周遭很多像我這種很理性、很謹慎評估的人都告訴他,其實這樣會有點辛苦,因為不僅你自己的個性很特別,他的個性可能也很特別,因為他有非常獨特的特質還有一個小孩子,那別人視之為缺點的地方他就把它就當成是一種祝福跟挑戰,當然在現實上他也知道說他有必須需要磨合的地方,包括他的夢中情人跟他自己跟他小孩,他都帶著他自己原來生活的特質,要生活在一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所以必須要彼此的磨合,那為什麼講這個故事?很簡單,因為陪審制我聽了不只一次,很多的學者跟實務工作者都說陪審制是他們心中的夢中情人。那為什麼呢?因為想追又覺得追不到,又覺得怕怕的,然後又覺得它很迷人,但是又覺得好像配不上人家,各位,我的書面資料其實有提到,明天司改會立場很簡單,我們只有要求一個試著在一起的機會,沒有說要結婚,也沒有說神祖牌要擺在一起,都沒有,我們只是要求一個以結婚為前提,然後在一起試試看,這樣一個卑微的請求,那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當然希望陪審制跟參審制都可以施行,那如果能夠只有一種制度的話,我們期待是陪審制,為什麼?因為陪審制具備了一種讓我們很著迷而且跟我們非常不一樣的特質,我等一下要繼續來報告。

等一下各位委員都會聽到很多很多的論點,很多的論點都是各種應該要結婚、不應該結婚的好處跟壞處,其實這些都有道理,我也會試著來講,但是這些我要強調的都不是台灣的實作經驗,只是我們去探聽來的,那這個夢中情人好像活了很久,活了九百三十九歲,跟鬼怪一樣,我們去打聽它跟法國人生活的經驗,他們跟日本人交往的經驗是怎麼樣?他們跟任何其他人生活的經驗是怎麼樣?但是從來沒有我們自己的經驗可以拿出來講,如果要勉強講的話只有兩種,一個是高雄地方法院,高雄地方法院是必須要在這邊特別稱讚一下,他們在進行人民參與審判的模擬的時候其實非常認真,那他們有事行過一點點的陪審制,但是我還是必須要很遺憾的講,因為那時候司法院的政策是要推行觀審制,所以陪審制的重點是要整個程序的配套一起來進行才有辦法來模擬一個真正的陪審制,所以那時候我們覺得其實是有點遺憾。

那民間司改會今天來報告是因為勉勉強強我們其實有六場,但我覺得也是很粗淺的,大家如果覺得有興趣的話,抱歉我不是帶的很多,桌上有一本我們的手冊,大概在一百零二頁以下的地方,它裡面有介紹非常多的這種instruction,還有各式各樣陪審團的挑選過程,你應該要有怎樣的指示,你在審前有怎樣的指示,種種包括到實體法或者是程序法的要件,這些都是很大的變革,我們都不否認,那請大家可以參考,這個是勉勉強強我可以稱做台灣的本土經驗,那回過頭來講,陪審制是夢中情人,因為它有三個很令人著迷的特質,第一個其實重點在於它的公平法院,法官是非常被動而且遠離的,我們不希望法官公親變成事主,所以他要距離非常非常遠,即便是在高雄模擬的時候,我印象很深刻,審判長之後在心得分享的時候,哪怕只是一點點,有一點點陪審制味道的模擬,他都覺得他距離案件非常的遙遠,那是一個很深刻的感受,所以陪審制要維護公平法院是不遺餘力,甚至於犧牲其他價值都可以,那這會扣連到第二個特色就是它是分工,人民跟法官是分工分離,所以人民是主角,那人民是主角,它從硬體到軟體都是以人民為審判的核心,它除了讓法官退去第二線,成為一個引導的角色,那它也讓人民變成是一個主角,人民是主角有什麼特色?就會牽扯到第三個它有很重要的特質,第三個很重要的特質就是,因為人民不懂法律,但是他也要下判決,所以你必須要有很多事前的準備,你要準備非常非常多的環境,讓他可以來做最後的判斷,那這樣的結果就是他本身會是一個精緻的審判,再來結果就是他的法庭活動必須要讓人民能夠聽得懂,所以法庭活動一點都不神秘,法庭活動變的非常的口語、活潑、白話,讓大家都可以理解,那檢察官的舉證責任其實也會被要求要提高,那律師當然也會被要求要表現得比較好,但是陪審制當然有它的缺點,那我這邊就以司法院的報告,大家可以看到司法院的報告第十四頁以下的地方,司法院提到參審制的優點其實就是陪審制的缺點,但是陪審制其實也是有ㄧ些很簡單的回應,譬如說,第十四頁第一個它提到法官與人民討論的問題,其實我們會擔心的是,人民會被法官牽著走,這在心理學上叫做權威效應,我相信這個大家都知道,再來就是,法官和人民討論它其實是加重法官的負擔,它會欠缺一個中立的角色,那陪審制本來就是要維持法官這個中立的角色,這個中立的角色因為法官、人民討論所以很容易會被破壞掉,包括品質還是減輕人民的負擔,其實都是加重法官的負擔,你除了加重法官的負擔,也會讓我剛剛講的第二個特質,就是讓人民沒有參與感,這兩種因素都很容易導致制度的失敗,法官的負擔其實是越重,那人民沒有參與感,這個都會讓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很容易破壞,那譬如說,第五點提到這個對jury instruction的批評,jury instruction其實常常就是陪審團簡便雙方的兵家必爭之地,那為什麼這樣說?因為大家都知道光是法官的指示稍微有偏向哪一方就會影響人民做判斷,那如果舉輕以明重的話你就會知道說,光是討論指示該要怎麼下就會影響人民,那你允許法官跟人民直接討論的話,人民不會被影響嗎?那這個其實你就可以知道,那陪審團最不在意的其實就是反對法官跟人民的之間的交流,因為維護公平法院的那個形象,那個其實才是他最在意的事情。

那其他還有譬如說包括量刑的程序,我們初步的建議是暫時不要讓人民參與量刑,交給法官就好,因為量刑它本身是個定價,你如果沒有專業的知識的話,其實你去想像一下項商品的定價,你那個定價必須要有專業的知識,你如果沒有專業的知識的話,其實定價是不好的,當然會有一些例外,除非是譬如說只有一種價格,譬如說死刑,有一些死刑的案件在量刑的時候會引進陪審團,因為它不是好幾種定價策略在思考,它是只有要或不要死刑,就這樣。那譬如說,這個提到限制上訴的問題,無罪限制檢察官不能上訴,那它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因為它背後的想法是審判團是一個精緻審判,那檢察官動用了那麼大的國家資源去偵辦,最後起訴審判也是很精緻,花了很多的資源,那最後就沒有理由再讓人民再受罪一次,這個原本是雙重危險禁止的一個原則。

司法院還有提到一個hung jury,其實hung jury就我角度來看,它是一個緩衝的機制,因為它是一種沒輸沒贏,你只要考慮要不要再起訴,但是你若放棄起訴的話,這個案子其實就這樣結束。

最後提到的是,譬如說,司法院提到歐陸跟日本的實證經驗,或許,我必須要承認,如果我們國家有實證經驗之後,或許真的會覺得陪審制比較好,但是我現在非常懷疑在場有誰能夠回答這個問題,那最後提到的就是說,差異比較小、風險比較低、成本比較低,這個我是贊同的,但是換句話說改革幅度就是比較小,那司法變革的風貌也會比較低,其實這是一個價值跟政策選擇的問題。

最後三點我特別要提到的,在第十七頁的地方,如果不採集用一本主義,像法務部所提到的,那人民參與審判絕對是打假球,如果不採取起訴狀一本主義的話,那如果要納入被害人訴訟參加,初期我們建議最好僅限於量刑程序就好,而不要參與前面的程序。

最後一個,我們建議是如果沒有很扎實的準備程序,沒有集中整理程序、集中審理程序,沒有延遲辯論,沒有延遲審理,而是只有重視筆錄的話,那人民參與審判制度一定會失敗。

最後我還是強調,我們要求的只是說以結婚為前提這樣的交往,那我覺得沒有實作經驗這些都只是推測,坦白說從二零一一年到現在,我總覺得我們好像還在原地踏步一樣,那我期待今天以後應該是往下一個階段開始前進的時候,希望五、六年之後,我們討論的是人民參與審判的實證資料的分析與研究的研討會或者是公聽會,而不是還在討論我們的夢中情人跟別人交往的情況是怎麼樣,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