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各位先進大家好,今天我是代表律師公會全聯會來進行報告,那各位手邊已經有我們的書面報告,這書面報告是我所草擬,但是是經過我們全聯會理監事會議的決議通過,所以這是代表我們律師公會全聯會的意見。那首先我必須跟各位說明就是我們這份報告的撰名是我個人所草擬,但這是把我個人的一些實務的執業經驗在裡面加以說明,供各位來加以分享,首先我們要說明就是我個人執行律師業務已經有二十五年的時間,那在這個觀審制度開始草擬、運作的情況下,我陸續的參與士林跟基隆的多次的模擬法庭演練,還有司法院的研修會議,還有參與了十三次的司法院人民觀審審判實務研究會的會議,那它的資料真的是非常多,所以我必須要跟各位說明,我今天提出來的意見其實並不是我憑空想像出來,這是在於我們執行律師業務跟實際參與模擬法庭裡面,所實際的一個實務的經驗,不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那我相信在座有參與到這麼多會議的人,可能也並不是那麼多,所以我是把這樣一個實務經驗供各位來分享。

那接著我們要來說明,按照這個大會的議題裡面講說,引進人民參與審判的目的是什麼?我們認為說引進人民參與審判的目的是藉由人民的參與,來協助職業法官來正確認定事實,妥適的量處刑罰,其實在法院審判過程也不過就是認適用法,認定事實適用法律,但是對於事實的認定,我必須跟各位說明,職業法官也不是專家,對事實的認定職業法官並不是比我們一般人更優秀,為什麼?譬如說,案件涉及到漁業的糾紛,可能漁民是擔任這個參與審判的人,他對於整個打魚、釣魚的過程可能是比職業法官更詳細、更能夠了解整個細節,可是職業法官對這並不清楚,所以如果有人民能夠協助參與這樣的審判,協助法官對於事實的認定,我想對於這個事實的認定能夠更為清楚。

另外一個部分,各位也知道我們媒體常常攻擊或者輿論在質疑的部分在於說,法院的量刑好像跟人民的感情不太能夠相符,其實若能由人民參與這個審判,協助法官對於量刑的部分有一個妥適量刑的協助的話,我們認為可以增加人民對司法的信賴,所以基本上我們認為說,人民參與審判確實可以協助職業法官來正確認定事實、妥適的量刑,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認為是可以保障被告的人權,可是我們必須也要注意到,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如果我們完全是仰賴於人民的判斷的時候,我們也一定要避免媒體未審先判,人民公審的情形出現,避免人民參與審判,變質成為民粹審判而嚴重的侵害到人權。那對於說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範圍,我們認為說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必須耗費非常大量的人力、時間跟金錢,所以其實人民參與審判是不可能對於每一個案件都來適用,我們認為基本上應該是以重罪案件為限,而且不宜把過度複雜的案件來採用這樣的一個方式使用。至於說他使用的類型,司法院在觀審條例有一些類型化的規範可以作為參考,我們就不多說。

那對於人民參與審判的法治的具體設計,我們認為說,我國是大陸法係的國家,長期以來是由職業法官專司這個裁判的工作,跟人民的陪審制度其實並不是完全相符,人民陪審制度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歷史、文化背景,逐漸演化出來,那由於他不是由法律人來擔任法官的工作,所以對於證據的取捨,還有法院審判程序的進行,都需要有詳細嚴密的規範,所以如果採取人民陪審制度的話,我們可能要把現行台灣進行幾十年來的刑事審判制度可能要有所改變,那這樣的一個改變等於說是砍掉重練,那只是說我們要不要做到這麼大幅改革的問題,我覺得這個制度並沒有說哪個絕對好、絕對壞的問題,而是在於說一個價值衡量的問題,也就是說你如果支持陪審制,你可能就要砍掉從練,但是你如果是在現行制度下要加以改良的話,可能就是用接枝的方式,在現有制度上,再接一條枝讓他繼續的茁壯,那就是一個價值衡量的問題。那以我們的看法,如果要盡速引進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話,我們是建議可以參考日本的裁判員制度,因為日本員裁判制度是由職業法官跟一般平民共同擔任裁判者的角色,參與審判的人民的權限跟法官是相同的,那如果是採用這樣的制度的話,等於是一個混合制,在現有的注入下,職業法官的優點可以保留,那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的優點也可以保留進去,所以我們基本上事件一可以參考日本的裁判員制度,如果是採用日本的裁判員制度的話,我們認為人民的人數一定要比職業法官為多,因為基本上,職業法官有他的專業優勢,也有他的地位的尊崇,所以如果說在採用人民參與審判制度下,人民的人數是比職業法官少,或者是相當,而不是多出一些的話,那這樣的審判過程裡面,人民的意見很容易受到職業法官的影響或者是牽引,同時我們認為說採用這樣的裁判員制度,人民跟職業法官的權限不只是表決權,應該是要一樣,在審判的過程裡面,也應該同樣有詢問被告、詢問證人的權利,也就是這個人民他是真正的一個裁判者,而不是只是個花瓶。

另外我們認為說如果是採用人民跟法官共同擔任裁判者的角度來看的話,那由他們共同決定被告有沒有罪,然後共同決定量刑,而且因為有職業法官參與,所以這樣的判決就應該負有理由,富有理由的話,被告或者是辯護人對於這樣的判決,他當然才有一個上訴的機會,也有上訴理由。在採行這樣的制度下,可能對現行刑事訴訟的改變會最小,但是可以最快的引進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那另外我們認為說,其實不論是否要採行人民參與審判制度,我國刑事訴訟制度到目前,絕對應該要採行卷證不併送制度,也就是採用日本的起訴狀一本主義。依我執行律師業務二十五年來的經驗,縱然我們刑事訴訟制度一直在改革,可是因為我們卷證併送,起訴的時候檢察官就把所有的卷證送去給法院了,法官看完這些卷證,跟各位講,汙染心證是非常嚴重,不要說職業法官會受汙染,我們律師受當事人委任,我們也會受汙染,有時候我們當事人一剛開始委任我們律師的時候,我們一看,你這個被告委任這案件沒有用,我覺得你有罪啊,被告就會想說,我都付錢給你了,你是我的律師怎麼你也說我有罪?我說沒有辦法,我看到卷證之後我認為你也是有罪啊。可見這污染是多麼嚴重,我們也聽過擔任職業法官二十幾年的法官,他也公開講,他說看過這些卷證之後,對他的新政有嚴重的汙染,那這在我們法庭實務上也常常發現,在我們律師努力辯護過程裡面,我們經常是被圍毆,什麼叫被圍毆?就是在法庭裡面,三位法官加上一位檢察官共同的攻擊被告,共同攻擊辯護人,因為他所看到的卷證都是不利於被告跟辯護人的證據,所以我們認為說,如果要獲得一個真正的公正的審判、真正的司法改革,無論你是否採取這個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卷證併送制度絕對要廢除,一定要採用起訴狀一本主義的方式來做。

那另外如果採行人民參與審判制度下,因為有人民介入對事實的認定,我們就認為在這樣一個制度下,你才有理由也才有正當性在第二審能夠採取法律審跟事後審,因為對於事實的認定,已經有人民介入參與了,那麼二審就應該加以尊重,所以我們認為說,未來的司法改革應該是最起碼要從起訴狀一本主義的方向加以發展。那至於說大會有問到一個問題,為什麼採用陪審制的美國仍然會發生冤案?我們認為說只要是人做事實的認定,一定會發生錯誤,所以我們才會認為採用裁判員制度,你讓職業法官跟人民共同參與,共同決定有罪、無罪,共同決定量刑,盡我們最大的努力減少冤案的發生,也就是他是一個折衷制,讓職業法官跟平民一起參與這樣一個訴訟。

最後我們認為,至於人民是否應該有選擇權,我們強烈建議人民應該是對於程序有選擇權,也就是說,他有權決定要由職業法官來審判,還是要用人民參與審判制度來參與,這是基於人性的尊嚴,因為你要判一個被告有罪,要決定是否剝奪他的生命跟自由,你應該要給他一個權力讓他決定我是否要採用人民參審制,還是要由職業法官來加以審判,那我的報告就如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