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主席、各位委員,還有在座各位與會先進,大家好,我是法務部檢察官李濠松。很榮幸今天可以在這邊跟大家做簡報,那我相信關於人民參與審判的各種制度的分析比較優劣,我們事前有提供書面資料,各位應該都有一些閱讀,那我相信應該也都有一些基本的了解。所以今天在這個很短的十分鐘之內,我們是希望說用另外一個方式,以下我就簡單報告三點,提供各位做思考時候的參考,麻煩下一張。我今天要報告這三點分別是:第一個,司法信賴;第二個,案件數量的調節;還有最後一點,是關於冤案的防止。下一張。

各位,我們今天為什麼會坐在這邊討論人民參與審判?以及為什麼,這一次會召開司法改革的國是會議?主要目的無非就是要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那我這邊提供的資料是二零一四年的時候,經濟合作發展組織所做的一個調查。那根據它的調查,全體三十四個會員國,平均的司法信賴是百分之五十四,下一張,我挑了前面三個國家,超過這個平均數的分別是德國、日本跟美國,我們姑且可以稱做是前段班,這三個國家的信賴度分別是六十七、六十五跟五十九,都超過這個平均,下一張。

那另外再來看一下有待加強的部分,我們也選擇了三個國家來介紹,一個是法國,中間是西班牙,還有義大利,他們的司法信賴度平均是只有四十八、三十六跟二十九,那為什麼要講這幾個國家來給各位參考呢?各位有沒有注意到,德國它是參審制,美國是陪審,日本是裁判員制度,那不管哪一種型態的人民參與審判,其實在這三個國家來看都大幅的超越平均,但是另外一方面,法國跟義大利他們是參審制,西班牙是陪審制,可是他們的司法信賴度卻是低於平均,好,那我們再看下一張。

那我要再提這三個國家,分別是丹麥、挪威跟瑞士,這是這一次調查裡面最高的前三名的國家,他們的司法信賴度分別是百分之八十三跟百分之八十一,這個應該不只是前段班,簡直是資優班,那這三個國家特別的呢,請看下一張,其中丹麥再兩千零六年廢除陪審制改採參審。挪威在二零一五年的時候,國會是要求廢除陪審改採參審,那我看今天司法院的報告好像是說二零一六年的時候已經確定改採參審了。那瑞士是在二零一一年的時候也廢除了陪審制度,那各位也注意到,這些國家在廢除陪審制度之後,二零一四年的調查,他們的司法信賴度依然是很高的。

那再看光譜的另外一邊,我們看韓國,韓國是在兩千零八年的時候實施了人民參與,不過它在兩千零七年,還沒實施之前,本來的司法信賴度是百分之二十九,實施了六年之後,到二零一四年的時候,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還往下掉,變成百分之二十七,當然韓國有它另外的因素,我絕對不是說因為它實施了人民參與,所以害它往下掉,絕對不是這個意思,那至於它的進一步的詳細原因分析我在書面報告裡面有提到,再下一張,所以我們第一個重點是我們應該要思考的是,人民真正期待的,並不是形式上有沒有人民參與,而是有沒有其他整體的配套,讓整個審理的過程更公平、更透明、更專業也更有效率,假設今天我是被告,我進入法庭,我所期待的可能不是法檯上面有沒有人民,是三個,還是五個,還是七個,而是說,有這樣的制度進來之後,這個法院的審理到底是不是更正確而且更公平,我想這個才是我們關心的重點,好,下一張。

第二個要談到的是案件數量的調節,其實剛剛李宜光律師有提到,所有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它必須要花費很多的時間、精力,那審理的時間可能也會拉長,所以一定要配套案件的控管,如果說沒有做這個案件的控管的話,整個審判程序可能會被拖垮,下一張,那以美國的例子來看,一九九七年的時候其實全美國是用陪審團案件數量只有百分之五,並不是所有的案件都適用陪審制,到二零一五年的時候,更少了,只有百分之二,再往下,日本也是,根據二零一五年的統計,是用裁判員制度的案件,全國只有一千三百多人,也就是只有一點八。那我們看一下這個台灣的,我們目前的這個起訴率喔,檢察官平均提起公訴,進入法庭審理的案件,總共是百分之二十一,大幅的超過美國跟日本。所以如果我們的案件量沒有做控管的話,恐怕將來這個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是沒有辦法順利的推行的,下一張。

另外呢這個數據,就是關於「人力」,在過去三、四年間,我們統計了六個地檢署,參與三十二場的觀審模擬審判,然後去詳細的分析、調查,發現比起一般的案件,所需要的人力,大概是兩倍,那時間呢?可能是本來的六倍。所以我今天講這個部分,一定要強調而且希望各位理解,絕對不是說因為「人力負擔會增加」所以反對。正好相反,就是因為我們很真心的希望將來可以推行這個制度,所以很認真的去思考說,那我們現在可能有哪些困難?將來可能有哪些必須要調整的?所以才會去做這樣的分析,所以我們的意思是說,如果制度要改變的時候,一定要有很多人力的配套,還有案件量的控管。否則如果這一點沒有做到的話,就貿然實施「人民參與審判」,恐怕這個成效上面很容易打折扣,那我們很務實來講,必須要做一點保留。下一張。

好,最後要報告的是,關於這個「冤案防止」,那其實這個是這次會議之前,大會這邊有提供很多提問嘛,那其中在第六大題的第三小題就問到這個問題,採用陪審制的國家,例如美國,為什麼還會發生冤案?其實我們第一時間看到這個問題的時候,直覺的反應是覺得—這個好像應該問這個美國司法部長才對?不過所幸我們有找到一個資料,下一張。這個是第一分組的召集人—羅秉成律師,他有一個「冤獄平反協會」,去年曾經邀請美國的這位檢察官到台灣來演講,那這個檢察官呢,在演講期間,曾經有一天也到法務部來座談,下一張。

這個是我引用她的簡報啦,她說美國的這個冤案確實存在,而且從1989年到今天,已經有一千八百六十六件的平反案件,當然這個是平反成功啦。不過,同樣的意義就表示說,有發生了一千八百多件的冤案啦。這個對我來講我覺得這個數字還滿高的。那她有統計、分析原因喔,下一張。其中「錯誤指認」最高,百分之七十二。另外還有「錯誤自白」啦,或者是「不適當的科學鑑定」等等,下一張。那值得注意的是,她還分析了其中的審判種類,發現百分之七十九是經由陪審團審判的案件,百分之七呢才是由職業的法官審理的案件,所以從這個數據來看,也可以看的出來有這樣的趨勢。不過我還是要說明,這個不是說陪審團的就比較容易有冤案,我的書面報告其實也有提到,德國也有冤案啊、日本也有啊,下一張。

所以呢,最後還是要回到我一開始講的,為什麼要提供這個數據?是因為我們真正期待的並不是形式上有沒有人民坐在那裡,而是法院是不是因為這樣的改變,而變得更公平、更透明,以上,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