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尊敬的司改國是會議,各位女士、各位先進、各位先生大家好,我是司法院刑事廳調辦事法官陳思帆,今天非常有榮幸在這裡向各位報告司法院對於人民參與審判制度的理念與規劃,人民參與審判首先面對最重要的爭點,就是我們應該採用什麼樣的制度?就是讓人民全程陪審與審理,跟法官一起討論、一起做出決定的參審制,還是讓人民獨立表決,做出判斷的陪審制呢?各位可能常常會聽到一種說法,人民參與審判就是要讓人民有最深度的參與,在這樣的一個想法之下,陪審團不是應該是最好、最適合台灣的選擇嗎?在這裡我接下來要用「合審合判參審」是最好的選擇,來向各位提出幾個經常被忽略的事實。

首先,我們從長年對外國歷史發展及實證經驗得出兩個重要的觀察結果:第一個、逐漸消失的陪審審判,第二點、參審就是對陪審的改良與進步。首先我們來看一下,現代陪審的開始,是從英國開始的,散播主要是兩個途徑。首先透過英國的海外殖民擴張到各個殖民地,第二,是從歐陸各國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初,基於所謂自由民主的理念,陸續引進了陪審,所以很多國家都有陪審制,但是這些國家馬上就面臨了跟原本本土自己的法治、文化不相融合的、水土不服的困難,紛紛轉而採用參審制度,有些國家也把大部分的案子改成參審審理變成混合制。

那我們再回頭看一下,在英美法系的國家也有諸如像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度等廢除陪審制的,好,那接下來我們來看一下另一個觀察的面向,就是即使在英美法系國家,陪審審理的範圍也是不斷的縮減。首先看到在1971年的時候,美國聯邦地方法院在刑事系統採用陪審案件處理的比例為百分之九點六。那至於在2015年的時候呢,這個比例就縮減到了百分之二點五,就是一個非常快的縮減,在還沒有提到說在民事判決的部分,已經不到百分之一的部分是用陪審審理的。

在這裡面大部分的處理都是被一種叫做「認罪協商」的方式所取代,百分之九十幾的案件都不是透過陪審團審理的,所以今天許多人主張陪審審判,但是他們沒有告訴你們是,他們在談論的只是這區區百分之二點五的範圍的事情而已。至於百分之九十七點五,大部分的案件,都是被告跟檢察官在「認罪協商」這種簡易的程序來處理的,在這裡面,他所關係到的,可能只是被告用一個他能夠接受比較輕的刑度來換取程序的快速終結。在這裡面可能只涉及到檢察官、檢方跟辯方他們各自的籌碼,他們各自的談判技巧,而談不上所謂的公平正義可言。

所以今天如果我們只是抱著說是因為法官不夠好,我們就換人來做,這樣子一個想法來引進陪審的話,我們很快就會面臨一個失望的是,就是我們只有在極少部分的案件,換了一群人來幫忙來做認定事實,而且他們只有單向的校釋,並沒有跟法官的雙向交流溝通,這些來自人民的寶貴意見,是沒有辦法讓法官聽到,人民的想法跟觀點沒有辦法影響法官的判斷。所以這對其他百分之九十七點五的多數案件起不了作用。

那我們來看看很多國家改採參審制度是什麼樣的情況呢?在人民跟法官共同討論,合審合判彼此交流討論的方式下,人民所帶進來,代表民間的多元意見、多元的價值與觀點,可以不斷的刺激法官的思考,可以給司法一個很正面的影響,那這樣的正面影響不只限於人民參與審判的案件,它也可以滲透、進而擴大、影響到其他不是由人民參與審判案件的領域。我在這裡僅引用一位先進所說的,這一些參與審判的平民,他們可以使法官免於自以為是,使法官免於他們自己基於職業上僵化的思考,避免被盲點所蒙蔽,就是這樣的意思。

那因此司法院接下來要談的是,司法院引進人民參與審判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司法院真正引進人民參與審判的目的,是希望說我們的審判程序、我們的法庭,因為有人民的加入參與,會變得更公開、更透明。而且審檢辯的與會變得更簡單、更好理解、更容易讓人民親近。那另外呢,也是希望能夠實現法官跟人民對等的溝通對話,希望在判決中呈現出人民的正當法律感情,最後藉此提升一般社會大眾對司法的信賴,那我們也期待在另外一個面向,社會因為有人民的參與,對於這樣子的一個公民參與的議題、對於司法的議題,有更多的關心。透過這種民主審議,涵養社會大眾的法治思想,以及對於公民參與的熱忱。

好,那至於有人提到所謂的「司法民主化」理念,我只提出一個簡單的法例,一個案例。俄羅斯在二十年前就引進了陪審制度,但是它的民主化指數是排名世界一百三十幾,它的評價是「專制國家」,至於最近才決定要廢除陪審制的挪威,它們的民主化指數排名第一。這個原因是什麼,可以請各位自己思考。另外也有些人是提到說,他們希望說,引進一群人來取代法官來做事實認定,但是這樣子的一個想法,就忽略掉剛剛所提到的,世界上的民主法治先進國家,包含美國,他們逐漸的把司法審判的大多數的權能,不斷的加重,轉移到法官、檢察官這些司法從業人員的身上,而所謂的陪審逐漸只剩下原本的象徵性意義,這一個事實。

好,所以司法院主要是希望說透過人民的參與,讓整個司法發生一個正面的改變,發生一個對法官、對司法從業人員的化學變化。是這樣子一個合理的期待。我們對於人民參與審判的具體主張,首先,應該是人民跟法官一起討論、決定判決的雙向交流,這種活潑、多元的雙向交流,才是最好的資訊傳達方式,比起只是單向的法庭校釋,法官單向的灌輸人民觀念,這是更為先進的做法。

接下來我們採用的方式是法官跟人民一起做決定、一起在判決中融合了代表法官的專業知識以及國民的正當法律感情。而且在量刑或者是在罪責的程序,都表現出人民參與的結果。另外我們認為裁判應該要附有說理的義務,讓被告知道被判有罪無罪的真正理由,保障訴訟權。

另外還要搭配的是隨機選任的模式,那以及我們認為參與審判的人民一定要多於法官,如此才能夠保障隨時有來自社會各界的多元意見。其他的制度設計呢,其他我們有非常多制度設計,只簡單提出幾點,第一個、我們認為審理要採「起訴狀一本制度」,檢察官起訴不應送卷給法院,這樣才能夠確保法官跟人民都是在法庭上,透過眼見、耳聞的方式,直接接觸到檢辯雙方出證的內容,也防止人民事先閱卷,而對於被告產生不當的預斷,確保人民跟法官的資訊對等。

那其他還有像案件分流管理,以及上訴審改採金字塔型,以法律審為原則,事後審為原則的上級審制度,確保人民參與的意識,所做出來的判決能夠獲得貫徹。另外還有盡量減輕國民參與負擔的其他周全配套,因為時間的關係,請各位自行參照書面資料。

那接下來我僅跟各位分享到,我們透過五年來、六十幾場的模擬法庭,我們多場模擬法庭進行民意調查所獲得的研究結果。首先第一個,我們詢問人民—法官要不要在場跟人民一起討論呢?大多數的人民是肯定的,而且有參與經驗的人民對於肯定的程度明顯高於沒有參與經驗的人民。另外多數民眾認為,法官的在場並不會讓人不敢表示意見。

接下來有關於制度模式選擇的部分,這個問題也呈現非常明顯的結果,多數人民是喜歡跟法官一起討論、一起審理的參審模式,最後有關於對於提升司法信賴度成效的部分,我們研究了參與前、審理中、判決後的司法信賴度提升程度,可以發現,參審模式它的提升效果是遠遠大於陪審模式的。

最後,我僅簡單以幾句話作結,我們司法院經過長年模擬法庭實證的經驗以及研究結果,探索出最適合人民參與審判就是「確保民眾實質參與」,而且可以跟法官共同交流、對等審議討論的大規模參審制度,我們是期待用這樣子的方式,用合作來取代孤立,用對話來化解封閉,我們認為「參審」才是最好的選擇,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