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各位先進,大家午安、大家好。因為我的PowerPoint會動,啊我剛剛整個看起來,我坐這個位子直接看的話比較好配合,所以容我在我原本的位子跟大家做說明、做報告。請下一張。

那我先講一下,我覺得我接到這個邀請,現在感覺有一點上了賊船,因為十分鐘之內,要講人家百年、甚至數十年的歷史;或在十分鐘之內要回答二、三十個問題;甚至十分鐘之內,我要講給誰聽?是給法律人聽,或是非法律人聽勒?實在都很難拿捏。所以我就做了一個PowerPoint,雖然我提供書面資料,可是我會做PowerPoint可能方便大家雅俗共賞。

那就言歸正傳,就是說,我們台灣其實在整個東亞裡面,其實某種程度──司法的改革要競爭的話,其實……我們看一下,我們1999年跟日本、跟韓國,大概同一時代都有相關的這種司改的政府這樣的規劃。那2004年,日本就成立相關法令,然後2009年就實際就開始操作人民參與審判,那韓國更是,韓國真的是輸人不輸陣,它晚一點,比日本晚一點,可是它比日本還早實施。那我們台灣呢,從1999年到現在,我覺得這個是台灣的紀錄,我們的刑事訴訟法⋯⋯同行的都會覺得刑事訴訟法就是一個憲法,就是應用憲法,是一個憲法的測振儀,可是啊,我們動刑事訴訟法,好像在改辦法、改命令一樣,到今年已經改了二十六次了。好,下一頁。

往下,能不能幫我操作一下?那我覺得,這幾年我的觀察,我們這樣討論我覺得有一點點我們對人民參審有一些迷思。第一個,我們好像感覺把人民邀請來坐在法壇上、坐在法官旁邊,好像就是人民參與審判,我覺得這是錯的;第二個,我覺得好像我們在討論,我們現在制定,然後決定一個制度,然後訂一個法律,那我們就人民參審就會順利運作,我覺得這是錯的;第三個,我覺得說我們這邊參與審判是不是大家模擬,人民參審這種觀念就可以逐步滲透到每一個社會大眾的想法裡面,我覺得這也是錯的。下一頁。

那所以我是覺得,比如說日本,這他們的法庭的坐法,那從這邊,大家可能如果是內行人,會覺得這好像參審,可是我認為日本不是參審,日本他們叫「裁判員」,他們解決什麼事情?他們是希望他們整個國家,能把審判、把司法,當作你我的事。那再往下一張。第二個,看韓國,他們法庭座位,我們可能會覺得它是陪審,可是我覺得他們也不是陪審,他們當初司改,然後引進人民參與審判,他們可能是環顧他們的局勢,他們認為說提升司法信任。下一張。

那這是⋯⋯剛才大家講了很多國家,那我是統計我們現在「G7」,七大工業國,他們相關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我們看一下,按一下喔,陪審是四……抱歉,參審是四,陪審是三。再往下按。那人數的比的話,那個民眾,大概六個跟十二個是三比三。再往下。然後到底能不能……表決方式,是多數決還是全數決?這是一個方式。再往下。抱歉字比較小,連我都看不太清楚。這邊在講的是,到底能不能上訴?能不能上訴?那有四個國家是不能上訴。再往下。那再往下。那我統計起來,我們可以看到,日本,它在七大工業國,它是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它是取最大公約數。好,再往下,下一頁。

那進入到就是說,那我們台灣適合怎樣的人民參與審判?我覺得應該是先想想看「司法的本質」。司法,我認為它最基本的,其實要保障小人物的呻吟,他如果權利要受害,我們國家有這個義務去保障他接受一個公平審判的權利。那相對的,我們現在常常討論,人民參與審判是不是可以證明台灣是民主,或是透過人民參與審判來教育社會大眾法治的思想,或是透過人民參與審判來做司法的宣導,我認為這是不對的觀念。那我認為,人民參與審判,它是要擴大人民的參與,擴大去實踐我們憲法前言所講的,國民主權的概念;那藉由擴大人民的參與、藉由人民自己做決定,然後增進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對他們所做決定的信賴。所以我認為人民參審它的一個基本的理念,它是提供一個對話平台,然後是一個審議式民主。往下。

那陪審、參審,如果我們做一個特徵的比較,我們在做選擇的話,一定要注意到這幾點。第一個,陪審,它是互不溝通,包括法官跟人民之間、包括參與的人民之間,它是沒有溝通的;那相對參審來看,它的判決的形成,它只有結論,它沒有理由,即使是殺人犯,是一個可能是──在我們台灣還有保留與死刑的規範,它是一個死刑的案件,它的結論,到底是怎麼事實認定、什麼理由要判有罪,是沒有理由的;第三個,陪審,它是原則上事實認定是無可翻……不能救濟的。下一頁。

那我覺得,剛才講說七大工業國或各個國家其實怎麼樣去詮釋它的公平正義,我想各個國家都不一樣。那我們看……你看代表日本的最高法院的正義女神的一個雕像,它比如說拿劍、拿秤,沒有遮掩;那美國它沒有拿劍,那它是遮掩的。所以我是覺得,各國都有他們怎麼去詮釋正義、公平這件事情,各國不一樣,那大家想想看,台灣是什麼?我記得我剛學法律的時候,看包青天,那最近呢,包青天還是常常在上映,還在上演,好像台灣的正義形象是包青天嘛,我覺得這個是本土的思維要特別關注。

然後大家再看一下這兩張照片,這是一個日本最高法院的大法庭,一個是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庭。大家有沒有發現有什麼不一樣?那再按一下。日本他們強調的是統一規格,你看椅子的高度、高矮大小都一致;那美國咧,他們聯邦最高法院的法官,他們可以自己選擇自己喜歡坐的、適合他們坐的椅子。好,我要講什麼呢,再往下。這是日本我認為它是一個經典判例。就是有一個之前才殺了兩個人,然後判了二十年,關了二十年出來,然後又去強盜殺人,然後他們人民參與審判,人民判了死刑,判了有罪、判了死刑,可是他們最高法院認為這樣不行,這樣不行,這個要強調「統一規格」,你刑罰的輕重衡量要公平,所以把他改判無期。那再往下。那同樣道理,那為什麼要人民參與審判?那這也是日本經典判例。有一個人從國外帶毒品進來,然後他這個毒品、旅費都是人家出的,後來查出來他裡面是有毒品,可是他矢口否認,說他不知道裡面裝什麼。那他們一審的人民參與審判,基於無罪推定說「有可能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東西」,所以判了無罪;他們最高法院事實審,覺得不服氣:「怎麼可能咧?我們辦案經驗辦這麼久,這怎麼可能是不知道裡面裝什麼東西?你拿人家的錢幫人家做事,你應該有個警覺啊!」那最高法院支持人民的判斷。往下。

那以下就看一下⋯⋯時間過得很快,再往下。我覺得人民參與審判不能憑空想像,所以我這邊看一下⋯⋯人民參與審判要解決重大犯罪,往下,日本,他們到今天有一萬一千多人,然後判了死刑二十九位。再往下。然後大家看一下,往下按。有近五成──我想各國實施人民參與審判的國家大概都這種數字,大半的人都不太願意參加,那這是我們在制度設計的時候要去考量的。往下。

然後這個「全體總動員」,再按一下。這個是覺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說你人民參與審判,比如這個統計,它每年有三十萬人跟司法接觸,四、五萬人會被邀請到法庭裡面來,有一萬人會坐到法庭……坐到法官的席位旁邊。好往下。那是要集合各家的不同的多元價值。好往下,再往下,往下往下往下。

然後重要的,我們發現一個滿有趣的案例,他們參與審判的,他們甚至告國賠,因為「你讓我看到我不想要看的東西」。所以處理這種兇殺案件,造成他的一個心理創傷,他申請國賠。好往下,再往下⋯⋯因為時間的關係,我中間⋯⋯因為我書面資料有整理,那就不提了。往下。

所以我覺得要簡單明瞭。往下、往下⋯⋯那直接到結論。我覺得我們現在討論這些問題⋯⋯直接到最後結論,這邊。我覺得我們要討論這些問題的時候⋯⋯再往上。美國他們採陪審制,很重要是憲法有規定,那憲法規定裡面,他們擁槍也是種權利,那他們近來發生很多校園槍擊案件,歐巴馬掉了眼淚,還是覺得他沒辦法去限制他們人民擁槍的權利。也就我要講的,就是陪審制度它是有它的歷史、有它的憲法、有它的社會條件、社會文化的關係,所以我們不能只是學那個形式,要基於本土。再往最後一頁。最後一頁,抱歉,十分鐘真的太嚴苛了。

最後一頁,我要強調就是說,結論就是,我覺得我們用刑事司法改革去講人民參與審判,是不負責任的。那我覺得我們要談的東西不是講陪審、參審,要去考慮到底我們這些組成,那些比例、判決要不要理由、能不能上訴,我應該覺得這一個一個去討論才是我們要討論人民參審比較負責任的一個判斷方式。好,以上,請大家不吝指教,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