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簡單回覆一下。其實委員的問題,第一個應該是說更多的審議式民主啦,因為提到了其實人民參與審判,它首先的Inform是很重要的,所以你沒有充分的資訊、你沒有充足的資訊,而且沒有非常白話的資訊,基本上是沒有辦法對話啦。這也是今天這次會議表現出來的,如果你覺得你這樣聽一輪下來是聽不懂,因為我們訴說的對象基本上都是對著法律人、我們訴說的方式也是針對法律人、我們訴說的方式也是法律人,那其實今天剛好是最好的一個人民參與審判的演練給大家看,因為非法律人大概聽不太懂我們在講什麼。所以它是一個更多的審議民主⋯⋯與其這樣說,不如說我剛講的,其實我們要提出更多的數據,而且需要更長的時間,才有辦法對話,然後去比較它的優劣。那其實我的報告只有一個重點,我們台灣根本沒有實證數字,根本沒有。剛剛司法院其實做得很辛苦,但是司法院的很多的民調,它的數據,我覺得同時會支持陪審團,也同時會支持人民參審制,我覺得它同時都會支持。

那第二個問題其實我覺得很重要,「能否解決現階段的問題?」全部解決,我並不這麼樂觀。因為大家都看到了,其實陪審制、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它的比例都是少的,它比例都是少的。但是你如果相信陪審制的話,它有一個很強的、火車頭的作用,或者是它有很強的象徵意義:它會讓人民變成審判的核心,它有很強的象徵意義。參審制的話,我不太知道操作之後到底好或不好,可能各國⋯⋯因為參審都是一個混合的制度,它操作之後,其實真的要看各國它的化學變化,我沒有辦法一概而論。

那最後一個問題,其實很容易,因為它同時是權利也是義務。那難免會跟各國的文化有關,因為人民如果對於自己的公民義務比較不願意、比較傾向逃避的話,我們的各種人民參與審判制度都很容易失敗。如果我們覺得當兵是很光榮的話,那個制度就會很容易成功;我們如果覺得當兵是一種屈辱的話,那那個制度就會失敗。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