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委員的提問。委員剛剛提的第一個問題,人民參與審判是不是司法信賴的解答,唯一解答?其實我剛剛在簡報的時候也有提到這一點,我們認為並不是唯一的解答。但是不是這樣子就反過來說那就不要人民參與審判,而是說在引進人民參與的時候,應該有很多其他同步的配套。那我這邊就簡單舉幾個例子,什麼叫「同步的配套」?例如說之前、前兩天,法務部有開記者會,部長有講說「從自己做起」嘛,檢察官提高起訴門檻,經過這個嚴格篩選的案件,認為真正有必要起訴到法院的案件,才提起訴訟;第二個例如說,我記得以前有司法前輩講過,說台灣的審判制度,一審是事實審,二審是事實審,三審還是事實審,就是上下來回地不斷的發回,讓案件一直沒有辦法確定,那人民可能就會不了解說為什麼會產生這種情形,這可能也是將來要改變的地方;第三個,例如說,很多已經判了重型案件的被告,為什麼執行不到,還是可以逃亡在外面?那可能這個制度上的設計也要配套去解決;最後例如說,法律白話文的運動,好像本組上周還是什麼時候,也有討論嘛,就是你判決要寫得人民看得懂啦,那看得懂之後我才能夠理解司法是怎麼樣地運作。所以我們的意思是說,這個跟人民參與審判的制度之間,其實可以並行啦,兩者之間並沒有互斥。

那第二個,關於「參與是義務還是權利」這一點,其實我就同意剛剛前面兩位先進所講的,它同時是義務,也是權利。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