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委員提問。我是台灣高等法院張永宏。針對剛才委員的提問,我簡單說明如下,首先委員問了一個非常好的問題,就是人民參與審判跟司法信賴度的關係,我想,如果我們用疾病來比喻的話,現在的司法的確是病得很嚴重,因為人民對法律、對司法的信賴度是一直都沒有提升,而且在某些實證研究上面還是非常非常地難看。那我想,這是一個很清楚的「病識感」,就是大家都知道司法生病了,但是司法生的是什麼病?這個部分則人言人殊。

有人認為司法的病都在法官身上,但也有人──我相信法官佔多數,會認為,司法的病其實是因為法官的話沒有被民眾所理解,那到底誰說的對呢?我想這個恐怕很難一概而論。所以我們現在是一個有「有病識感」,但卻沒有辦法確診的病例,那在這樣的情形下,我想人民參與審判它至少可以做到幾個功能:第一個,眼見為憑。你來這邊看司法的實際運作,是不是跟你在媒體、網路,或者是其他人的街談巷議中所反映的,是否相同?第二點,溝通。讓人民來參與審判,讓民眾的意見跟法官的意見互相激盪,就像這個司改國是會議一樣,有法律人也有非法律人,並不是由非法律人來完全主導司改國是會議,也不是完全由法律人來主導司改國是會議,這是我們要追求的。

但是,有另外一個做法,就是完全取而代之:把現在的法官全部趕下去,讓民眾上來,這是另外一種做法,但是這種做法,我想其實可以套用剛才高委員……高榮志高代表的想法,就是「它不但是追求一個美女,而且要離婚再娶」。那再下來呢,這樣子的結果,當然,對司法信賴度一定有所助益,也許不是全面性的改善,但是透過我剛才的三種作為,絕對有其幫助。這也是我們司法院為什麼願意推動人民參與審判制度,因為對於司法院來說,刑事訴訟法是司法院主管法規,對我們來說負擔滿重。

第二個,對於人民的負擔,簡單來說,其實以前做過研究,如果讓人民完全主導判決結果,他們的負擔是最重的,也就是陪審的負擔是最重的。那我們當然可以說人民應該要支持司法、應該要來參與審判,但是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如果你讓他負擔太重,加上沒有相配套的措施的話,事實上他會不願意來,你怎麼逼他、怎麼催他,都不來,最後不來的結果,這個制度就崩潰了。好,所以我想很重要一點是,我們必須要顧慮到人民的負擔,而且如果不顧慮人民的負擔的話,將會變成違憲問題。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