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委員剛剛的提問,關於這個問題,有關參審員或陪審員有沒有參與的義務,從憲法上的觀點來看的話,當然我本身並沒有對這個憲法有深入的研究,僅提供淺見供各位參考,我們初步在想說是不是可以從憲法第八條正當法律程序的保障,或者是第十六條這個訴訟權的保障去切入,如果我們認為說現在要研議人民參與審判,它的目的是要提升司法的透明度,反映人民的法律感情,那也增進人民對司法的信賴跟了解,那麼這樣的制度本身可能已經不是純粹在保障被告受保護的權利而已,而是內化成一種所謂的正當法律程序的一環,以這樣的角度來看,不知道能不能做為憲法上的參審員有參加審判的義務,另外第二點,從被告來看,被告他可不可以拒絕?那我手邊有一個資料是日本最高法院,其實日本最高法院也兼他們的憲法法庭,所以它的意見應該也某種程度可以供我們參考,日本最高法院曾經在2012年1月13號有做成一個判決,它認為說只要能夠制度性的保障公平法院,基於法律跟證據做釋證的裁判,縱然沒有賦予被告選擇適用與否的權利,也不會認為是有違反憲法保障被告的權利,那另外在這個當然可能是將來立法技術上面我們要怎麼樣去規定的問題了,譬如說被告可不可以參加?或者是說參審員可不可以參加?我回到剛剛上面那個問題,參審員如果有一些個人的因素,譬如說他的家庭或者是他身心的一些狀況不適合的時候,他當然也可以有權利可以提出,不過這個可能就是將來立法細節要再研究的問題,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