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我想先謝謝高律師剛才的說法,就是已經涉及到我想要問的問題,我是東吳大學哲學系陳瑤華,那我想問的問題其實針對第一個,就是關於基本問題為什麼我們要引進去人民參與審判這一件事情,那我從六份意見書我可以分成兩大類,有一類覺得說人民參與審判這本身其實只是一種手段,所以是達到另外的一些目的的手段,那他是不是真的一定非得要去實行,可能不一定也要看也就是說目的手段中間的關係,那比如說那個李宜光律師就會認為說他是要協助法官,然後司法院認為說是提升人民信賴,然後等於是法務部認為說是提升司法的透明度,所以它其實都是指的是一種工具而已,並沒有,它本身並不是目的,但是相反另外一類就是會認為其實人民參與審判本身就是目的,然後同時它也是一種手段,比如說司改會就會認為說這個是落實主權在民,然後剛才尤伯祥律師就會說這跟憲政主義,這跟民主國的原理其實是結合在一起的,然後林裕順教授就會說這是提到落實審議式民主,所以我現在想要分兩部分來提問,我想要問院部,就是說人民參與審判是不是落實主權在民,然後憲政主義、民主國原理及審議式民主,所以我想要請院部回答這個問題,然後我想要問高榮志律師,因為高榮志律師對於現在缺少實證的經驗,所以高律師好像比較認為就是說這個人民參與是不是可以解決問題?是不是,對,很懷疑就是說是不是真的可以協助法官?是不是可以提升人民信賴度?然後提升司法的透明度等等,所以我想就是兩邊不同的問題,

另外一個我覺得也很想知道的就是說,我看完院部的意見書,就是比較有Skeptical,比較懷疑的部分,它可能,尤其是關於人民他比較懷疑的部分,其實如果我們現在是陪審制的人都會想把它改成法官,然後相反的就是說,如果是法官比較正面批評的呢,我猜這個可能陪審制的人都想改成人民,那這邊就有一個問題我覺得很有趣,就是說會不會院部的意見書裡面,它會認為法官一定能做的到,但是人民一定做不到,但是有沒有考慮法官其實也做不到,所以人民當然也做不到,好,那所以我可能就下面一個問題想要問院部了,就是說因為剛才其實第一位鑑定人其實一直提到說很容易受到媒體的左右,那我想請李宜光律師來回答一下,具體的告訴我說到底你認為法官們,不好意思我現在都用複數,法官們是比較容易受媒體的左右,還是人民們其實比較容易受媒體的影響?然後如果是基本上卷證先閱覽這個證卷的話,那會不會認為其實是心證被汙染呢?是法官們比較容易被汙染還是人民們比較容易被汙染?好,那大概就是這兩方面的問題,然後後面那兩個問題同時也要問院部,好,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