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謝謝委員,那個我是台北地院紀凱峰,我來回答這個問題,首先第一個問題關於手段跟目的之間的關係,其實我們司法院這邊的態度很清楚,我們這邊提出參審制其中一個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說是為了要提高人民對司法的信賴,為什麼我們認為參審可以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其實就是,我們認為參審制它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場域,這個場域可以在這個場域裡面法官,我們專業的法官可以跟庶民有一個對話的機制,然後雙方互相了解、溝通,這樣一個溝通的機制,事實上可以有效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賴,那這邊我要連結接到第二個問題,為什麼我們不採陪審制?法官跟人民到底哪一方比較容易受到媒體的影響?其實這一點假如我們觀察美國的陪審制,到底為什麼我們不能採呢?其實有一個很重要的一點因素,就是說我們在觀察美國陪審制,其實我們很多教授,留美回來的就說美國好、留德回來的就說德國好,通常會發生這種,你知道有時候有這種問題啦!留美的回來,或是說去美國學了陪審制,就覺得說我們只看到美國陪審制,我們沒有的東西,我們幻想可以從這裡得到我們要的東西,但是我們並沒有看到美國陪審制它其實建立在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基礎上,什麼基礎?就是它要防止陪審變成紅衛兵式的人民公審,這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程序監管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