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總統府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的SayIt,如有任何建議,或是發現錯漏字,請寄到judicialreform2016@gmail.com告訴我們。

針對這個問題我簡單講一下,就是我們請人民來參與審判,就人民來參與審判是一種手段,那麼其實意味就是把人民當成工具,人被當成工具這個基本上還有尊嚴嗎?我們憲法的基本核心的價值既然是人性尊嚴的保障,那麼我們把來參與審判的人民當成是一種工具,在我看起來這應該是憲法所不容許的才對,那另外關於受到媒體左右的問題,我想這一點我也不能夠認同,沒有任何的實證基礎、任何的實證的資料顯示說職業法官比普通人更不容易受到媒體影響,我可以講我自己個人的審判經驗,我自己的訴訟經驗裡面,在我個人生涯裡面就有兩件案件,就有兩件案件,法官直接拿著剛剛上架的蘋果日報跟壹週刊緊急開一個庭,就把我的當事人從看守所裡面提出來,提出來開庭,再問說有沒有壹週刊或者是蘋果日報上的新聞的這些事情,這些報導的事情,那職業法官真的比普通人更不容易受到媒體影響嗎?其實以美國的經驗來講,像O.J.Simpson那個案子,當初在媒體上面被報導得沸沸揚揚,全世界的人都認為O.J.Simpson是有罪的,可是經過174天的陪審團審判之後,O.J.Simpson是被判無罪的,所以這表示說真的被放到審判席上面去決定別人的命運的時候,普通人其實還是知道自己的責任在哪裡,他會很嚴格的去審視證據的內容,不會像有些研究所顯示出的,就是說職業法官因為他經年累月的看案子,所以他會有一種職業上這種固定的偏見或者是成見,這個是正式參與審判的素人他最寶貴、最珍貴的地方,謝謝。